11.23.2009


據 Sandyandme 的《許愿回憶錄》﹐《願》是許愿和憶蓮在漫長的音樂里程上最後一次的攜手合作。驀然回首﹐《願》這首單曲面世至今﹐匆匆已歷十四個年頭。儘管年月流曳﹐《願》依然歷久常新﹐就像外國經典之作《Over the Rainbow》及《Somewhere》﹐每一次聽到SL不同版本﹑不同階段的演繹﹐都帶來了嶄新的領悟和啟示﹐彷彿不管世事如何剪不斷理還亂﹐仍能從晨光稀微的空氣中找尋到原動力來走進新的一天﹐在寂靜中仍能聆聽到溫暖熟悉的聲音……

《願》是香港電影《晚9朝5》的主題曲﹐電影由陳德森執導﹐除了91年港姐出身﹑93年以電視劇《再見亦是老婆》及王家衛電影《重慶森林》提高了知名度的周嘉玲﹐大部份的演員均是當時的新面孔﹕陳小春﹑白嘉倩﹑張睿玲﹐更是陳豪加入娛樂圈首部參與的電影。 《晚9朝5》以「香港戰後第十代青年男女的故事」作賣點﹐原來我也屬於這一個特別的時代。老實說﹐我覺得該部電影的導演手法稍嫌矯揉造作。這是一部劇情片﹐卻加插了不少紀錄片模式的鏡前訪問。倘若要角色在鏡頭前一五一十地現身說法自已的悲喜得失﹐則說明了故事情節不足以讓觀眾自行歸納梳理。故事角色是背景不一﹐性格各異的年青男女﹐他們白天過著蒼白褪色的平凡生活﹐也許營營役役﹑也許不思進取﹐但當大都市的夜幕無聲低垂﹐這群孩子彷彿重新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流連穿梭於蘭桂芳夜店﹐縱情聲色﹐買醉尋歡﹐ 管它天昏地暗﹐斗轉星移﹐直至翌晨五點﹐再次告別絢爛回歸平凡。

我不清楚電影描述這些男女的生活心態有多準確﹐然而總覺得和這些角色隔著一層玻璃﹐他們的喜怒哀樂和我當時沉悶的求學生涯﹐彷彿無關痛癢。只是到了Sue 不幸墮樓﹐眾友出席葬禮的一幕﹐憶蓮的歌聲響起﹐才首次覺得可以和這部電影摒除隔閡﹐可說拜SL極具感染力的歌聲所賜。

《願》是黃偉年及許愿的共同作品﹐三拍的ballad﹐最初只有電影原聲版本﹐派台的時候出現了另一個版本﹐即radio edit。兩個版本我比較喜歡電影原版﹐感覺比較凝重﹐編曲也比較grand。Radio edit 雖然比較近似單曲﹐然而中段的變奏有點哽骨在喉的異樣感覺。林夕的歌詞簡而清﹐令我聯想起《破曉》。
本來《願》﹑《如何愛下去》及《情人》應該收錄在SL94年的個人粵語專輯之內﹐只是SL為了發表獨立宣言﹐還自己本色﹐只是收錄了《決心》﹐將其他三首抒情歌暫摒門外。

從《Sandy 94》的音樂風格﹐卻又可見那三首單曲和專輯的其他作品有點格格不入﹐許愿只能將這些作品盡數收錄於《關於她的愛情故事》裡﹐把它們留存下來。許愿曾經指出《願》派台不久﹐《決心》同期派台﹐分薄了《願》的電台播放率﹐令《願》無法登上電台排行榜冠軍位置云云。但回看商台的排行榜成績﹐《決心》在94年三月上榜﹐《願》四月上榜﹐似乎時間次序有點和許愿所指有所出入。


後來求證樂壇活百科的 Sandyandme 的站長Chi﹐《決心》肯定是《Sandy94》第一首派台單曲,接著是《赤裸的秘密》,繼而是《願》被派台。結果《願》和《赤裸的秘密》都上不到排行榜第一位。歸根究底是《願》被《赤裸的秘密》轟出榜,還是《赤裸的秘密》被《願》轟出榜,實屬見仁見智。
老實說﹐不論是《赤裸的秘密》分薄了《願》的播放率﹐還是《願》分薄了《赤裸的秘密》的播放率都不太重要。只是《決心》派台在先﹐《願》的成績卻沒有可能因為《決心》而打亂陣腳﹐畢竟事情總有先後次序。當然聽到SL自己的單曲跟自己對壘﹐總覺得有點自毀長城﹐畢竟三首都是十分出色的作品。

除了兩個錄音室版本﹐許愿在新版《關於她的愛情故事》中加插了《願》的純音樂版本﹐也就是電影原聲的配樂版本。 在云云眾多的現場演繹方面﹐最令人難忘的﹐當然是2002年及2007年的版本。 2002年音樂會上﹐倫永亮以一手鬼斧神功的鋼琴為SL伴奏著《願》﹐令人屏息出神。 07 音樂會上《願》的重新編曲﹐雖然不能說喜歡程度凌駕於原版﹐但新編曲保留了原版的情感和神髓﹐卻又同時藉以樂器的嶄新搭配﹐如大提琴﹑小提琴﹑二胡﹑簫及定音鼓﹐突出歌曲悅耳低迴的旋律。SL的自彈自唱﹐和中段部份李雷Chamberlain的美聲和音﹐更是07音樂版本的精妙所在。

「現實」不是「童話」﹐誰也不能保證能「求仁得仁」﹐準有完美無瑕﹑大團圓結局。然而穿越了數百萬年的時間洪流﹐人類不斷演變進化﹐「願」彷彿已成為了我們不能或缺的求生本能之一。就算不能喧之於口﹐無法自圓其說﹐心底裡燃點著一星火正面的信念﹑樂觀的展望﹐總能讓世人在一片暗黑裡默默繼續向前摸索尋覓﹐不致自暴自棄﹑沮喪迷失。「願」﹐雖然沒法給予世人絲毫保障﹐但仍然存在著重大意義﹕因為它能令我們不致落單﹐不管風雨晦明﹐朝夕仍能相伴同行。

假使一生會沒了沒完﹐總有日會如願。當結局未揭穿。

原刊﹕ 2008/07/13

11.20.2009

玫瑰香


念是人性的一部份﹐與生俱內。社會宗教的道德規範將慾念視為頭號大敵﹐洪水猛獸﹐世人必須分秒警醒﹐時刻提防。文人小說家則視慾念為文學作品不能或缺的一部份﹐因為禁忌愈深﹐犯禁者的內心鬥爭就愈見劇烈﹐也更值得描述探討。 在電影《色戒》之前﹐上世紀末九十年代中出現過《紅玫瑰白玫瑰》。人所共知﹕

振保的生命里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與其說是女人惹的禍﹐倒不如說作者張愛玲借用了振保的角色﹐將世人「既得隴﹑復望蜀」的天性放到了烈日下曝曬﹐儘管多麼富麗堂煌的裝飾詞語﹐最後也被打回原形﹐無處可躲。情慾既能帶來驚險莫名的喜愉快感﹐同時也賦予生命極其強大的破毀力量。這正負兩面的後果既短暫亦長久﹐相生相剋﹐益發使世人沒法分辨梳理﹐ 當中多少是轟轟烈烈﹑義無反顧的「情」﹐多少是蠢蠢慾動﹑以身犯禁的「慾」﹔多少是值得將名譽地位統統豁出去來換取的天長地久﹐多少是戴起虛假面具﹐自欺欺人地一晌貪歡﹑玩火自焚。

《紅玫瑰白玫瑰》沒有對這些問題痛下定語﹐然而卻將問題清晰具體地呈現﹐在午夜夢迴之際﹐尤其發人深省。
《紅玫瑰白玫瑰》的原聲音樂是整部電影極其重要的一部份。不管是白玫瑰著足在臥室前幽幽地回眸﹑或紅玫瑰在鋼琴前隨著音階讓內心欲望振振展翅﹐小蟲所編寫的動人旋律﹐赫然和角色當時的感情﹑心態﹑動作絲絲入扣﹐不能分割。就像角色無言的剖白﹐以音樂代勞。單就原聲音樂每一軌的名字﹐彷彿已道出了一個又一個耐人尋味的傳奇故事﹕ 盼情﹑欲望之翼﹑禱文﹑還君芳心﹑回眸﹑迷與悟﹑夢醒無痕﹑回旋﹑憶相思﹑浮生若夢﹑醉人吻﹑凋零﹑等愛﹑心饞﹑貪吻……

相對而言﹐流行音樂甚少探戈類型的作品﹐因為能將探戈寫得形神並茂﹐而非畫虎類犬﹐甚考音樂人的功力。若以情慾入題﹐阿根庭探戈的確是尚佳的選擇﹐因為它骨子裡流露的是拉丁文化歌頌的壯麗激情﹐節奏彷彿為天人交戰步步緊迫﹑進退兩難的局面度身訂造﹐讓舞者盡情忘我﹐好好醉生夢死一回。小蟲創作的《玫瑰香》﹐ 合他及George Leong 二人之力合編﹐以單簧管﹑弦樂﹑古典結他﹑鋼琴及豎琴作為引子﹐華麗中透現細緻﹐繼而傳來憶蓮百感交雜﹑情慾糾纏的歌聲﹐暗暗揉合了她獨步天下的氣聲及古典音樂唱腔﹐卓然自成一家﹐令人神為之奪。加上中段的男女高音和唱﹐既如進入了生死拼搏的西斑牙鬥牛場般熾熱﹐又如坦丁神劇裡神祗冷眼旁觀世情般冷峻﹐令歌曲的張力全面賁張﹐如巨浪般此起彼落而至﹐將聽者完全淹沒於音樂裡﹐最後回歸孤寂﹐萬籟無聲﹐彷彿一場幻夢。

小蟲所創作的旋律﹐固然是大師的手筆﹐然而《玫瑰香》的歌詞也同樣達到極為簡煉及精辟的層次﹐以魚水之歡﹑玫瑰芬芳寥寥數語﹐將人性情慾描繪得細膩入微﹕

花有情才香 愛過了會再想
魚嗜水之歡 不清楚誰能夠原諒
幸福也受傷 快樂也叫人盲
喪盡了天良 滿足了慾望

玫瑰香 夜未央

心裡想的人不一樣

花有情才香 開過一樣芬芳

貪婪的餘歡 醒來的人不知去向
除了在原聲音樂中不同的伴奏版本﹐《玫瑰香》也曾在SL的音樂會中以不同的姿態亮相。在96「憶蓮盛放」中﹐倫永亮先生將中段部份改成費明哥 (flamingo) + 森巴﹐雖然原版配樂獨有的弔詭魅力消失無痕﹐然而卻增添了巴西街頭嘉年華會的熱鬧氣氛。 除了編曲上的變格﹐ SL在演繹方面也尋求突破﹐曾經在台北及南京演唱會中揉合了古典音樂唱腔 (美聲)﹐在中段部份亮了一手﹐宛如《歌聲魅影》中Christine Daae 被音樂的魔力牽引﹐不能自己地忘情獻技。

2009年電影《淚王子》,楊凡除了請來于逸堯創作原聲音樂,還特別選用了《紅玫瑰白玫瑰》的主題音樂穿插電影的情節。在SL的眾多電影主題作品裡﹐《玫瑰香》佔據了一個極其獨特的位置。就像一朵濃艷的玫瑰﹐不與群芳並列。

原刊﹕ 2008/07/12

11.17.2009

如何愛下去


首單曲收錄於精選專輯《關於她的愛情故事》內﹐也是電影《等愛的女人》的主題曲。 《關於她的愛情故事》是憶蓮離開星工廠前﹐監製許愿為她推出的一張精選大碟。當年購買《關於她的愛情故事》﹐有點多愁善感﹐因為不知道SL離開了星工廠 (及合作多年的音樂/形像設計伙伴)﹐會對她的事業作出什麼影響。未知之數﹐從來都是令人忐忑難安的﹐縱使後來發現那不過是杞人憂天。

精選大碟推出的時候﹐倏忽已屆94年十月中旬。SL當時的心態已漸進「與世無爭」的境地﹐賣掉了香港的物業﹐旅居日本﹐雖然仍有在溫哥華﹑芝加哥﹑上海及廣州作慈善演唱或應邀出席音樂節表演﹐卻已漸漸遠離了香港樂壇。是年叱吒樂壇頒獎禮﹐SL得到銅獎﹐第二次遜位予金獎得主王靖雯 (銀獎得主為新上位的「商台家嫂」彭羚)。踏入九五年初﹐SL宣佈正式加盟滾石﹐不久推出了《Love, Sandy》﹐翻開了事業新的一頁 (反而以星工廠名義在九五年推出的最後一張專輯《Open Up》成為了SL的滄海遺珠)。


在很多層面上﹐《關於她的愛情故事》和《回憶總是溫柔的》的意義相似﹕兩者都是精選專輯﹐千挑萬選匯萃雲集某一個段落裡﹐SL感人的抒情歌曲。這兩張精選專輯相隔雖不過短短四年﹐卻可以看到SL的音樂演進﹐及演繹技巧更上層樓。在華納時代﹐SL改編歐西流行曲的比率較高﹐編曲比較忠於原版﹐唱功雖然不斷進步﹐但聲線的厚薄高低寬緊仍然不免出現波動﹔ 《關於她的愛情故事》的原創作品較多﹐撇開《情人》不計﹐三首改編作品:《紅顏未老》﹑《赤裸的秘密》及《沒結果》都青出於藍﹑不但所有作品的編曲及後期製作比較花工本﹐歌曲的前後更加插了純音樂作引子及間場﹐營造氣氛及塑造出故事性﹐將歌曲串連起來。SL的演繹也遠比華納時代平均及隱定﹐控制更見揮灑自如﹐難度也更高。《關於她的愛情故事》的選曲比《回憶總是溫柔的》更悱惻淒婉﹐以《願》終結﹐為精選專輯留下了未完的問號﹐也為精選大碟中比較憂怨宿命的愛情觀帶來一線希望。


說起《關於她的愛情故事》裡的純音樂﹐whiteboardsandy稍前一篇網誌文章已有提及﹐其中《愛情﹑童真﹑夢想》更是由《回來愛的身邊》的弦樂前奏及《如何愛下去》的instrumental version併合而成﹐從四拍轉到三拍﹐從凝重昇華到遊樂園式的簡樸﹐甚有趣味。第五軌的《開始》有個比較罕為人知的故事﹐因為它不是為了這個精選專輯所創作的音樂--這是一首有歌詞﹑有歌手主唱的歌曲。該曲原名為《原諒我過去》﹐由許愿作曲林夕填詞趙增熹編曲﹐收錄於張智霖94年同名的個人專輯﹐是主打歌曲之一 (十多年前《開始》曾是我家裡電話留言的背景音樂)﹗

《如何愛下去》是黃偉年的作品﹐周禮茂填詞。可能由於本地創作的關係﹐旋律方面誠然比較商業大路﹐起承轉合彷彿都在聽眾的意料之中。致於層層疊疊的結構﹐令我想起較早的《寵愛》。周禮茂的歌詞墨淺情深﹐用字抽像卻訊息具體﹐依稀和《沉淪》一脈相承﹐都是以「對偶」的手法探討糾纏不清﹑令人反覆惆悵的感情﹕ 來去﹑雲雨﹑地天﹑霧水﹑男女﹑孤寂﹑痴纏﹑情愛﹑進退﹑浮沉﹑是非﹑舊新﹑晴暗﹑遠近…… SL的哭腔點到即止﹐恰到好處﹐和《不如重新開始》及《紅顏未老》堪稱《等愛三部曲》。


因為《如何愛下去》﹐愛屋及烏﹐看了電影《等愛的女人》。多年後回首﹐發現《等愛的女人》和《Sex and the City》兩個故事的基本主旨略有相似﹐都是關於四名都市女子的感情生活。四名女主角性格分明﹕葉童的主色是一名好勝要強的行政人員﹑馮寶寶是詞鋒尖銳的晚間電台主持﹑王小鳳是服裝店的老闆娘 (但為了洋人男友﹐老是考慮應否隆胸)﹑冶艷的吳家麗飾演保守而對愛情充幻想的白領儷人﹐更不惜主動接近好好先生周華健。四女已屆三十﹐仍然等待及渴望愛情的到來﹐伸引出一連串趣事及描劃都市女性堅強背後的辛酸。眾多演員中﹐馮寶寶的戲份不及葉童多﹐然而氣定神閒﹑演技一針見血﹐搶戲萬分﹐其餘三女在同一場戲裡紛紛淪為輔助角色﹐難以爭輝。當葉童拒絕張智霖的追求﹐電影中段播出《如何愛下去》﹐以香港中環夜色作背景﹐香車美人﹐憑窗顧盼……在九四年這部電影仍「循環使用」都市優皮的手法﹐不免過於刻意﹐甚至予人脫節落伍的感覺。


日子紛紛飄落﹐星工廠變了星星工廠﹐最後成為了今天的星工場。然而形形式式的精選專輯﹐還是陸續有來﹕《Complete Plus》(2000)﹑《回.憶蓮》(2002)﹑《環球巨星影音啟示錄 - 林憶蓮》(2004)﹑《Sandy Lam Remixed》(2006 EP)﹑《看吧! I Believe》(2006 EP)﹑及最近期的《非主打憶蓮》(2008)﹐很多時精選專輯都乘著SL的音樂會及新專輯前後推出來﹐為SL「造勢」云云。2007年七月《關於她的愛情故事》復刻再現﹐更以日本XRCD科技製作﹐效果清脆更勝94年原版。美中不足的地方是《情人》被抽掉﹐ (可能考慮到版稅及版權問題)﹐換入了《赤裸的秘密 (獨唱版)》及《願 (Instrumental version)》。
《關於她的愛情故事》的封面和內頁照片勾起了一點聯想。

看SL的髮型可以得知照片是她從LA回港後不久拍攝的 (即是娃娃頭prototype階段)。美術指導(許先生) 將照片弄得像昏黃褪了色的照片﹐帶出一種年事湮遠的視覺及質感效果。因為這種美術效果和SL的姿態﹑眼神及神情﹐令我想起了歐洲文藝復興前﹑中世紀 iconoclastic 的聖母瑪利亞的畫像。

也許天地萬物的美﹐和所有真正的愛﹐都相似。

原刊﹕ 2008/02/28

11.14.2009

明天醒來時


了《明天醒來時》﹐專輯《Sandy 94》彷彿已來到了尾聲。對我而言《決心》像是一首 bonus track﹐回應著第五軌的混音版。

日本唱作音樂人鈴木祥子於八八年出道﹐是一名實力唱作人﹐曾經為松田聖子﹑奧田民生、PUFFY、草野マサムネ、YUKI、佐藤竹善作曲作詞﹐至今仍活躍於日本樂壇。憶蓮和鈴木曾經兩度結緣﹕除了改編鈴木93年的作品《ときめきは淚に負けない》成為《明天醒來時》外﹐鈴木在《Open Up》專輯裡特別為SL填寫了《大好きな人生》的歌詞。王菲95年推出的專輯《Di-dar》﹐其中的《享受》也是改編鈴木的舊作《あの空に歸ろう》。

陳明道的編曲忠於原曲﹐帶點 light country rock的田園風味﹐電結他和bass仍是主要的樂器﹐中段過場的一段電結他獨奏更是神來之筆﹐暗暗跟前兩軌《赤裸的秘密》和《感情不老》相互呼應。因為編曲實而不華﹐更能突出SL淒婉動人的歌聲。

SL的演繹很有層次﹐主歌饒具深情﹐副歌轉入哭腔﹐到了結尾換作氣聲﹐變化趨退自如﹐一氣呵成﹐手法與專輯裡其他九首歌曲截然不同。可以說《Sandy 94》的編曲可能沒有過去兩張專輯瑰麗豐富﹐但在演繹上SL更見收放自如﹐細膩多變。

潘源良先生在《Sandy 94》所填的三首作品都極為光芒耀目。《明天醒來時》更是佳句如雲﹐入木三分: 當中尤以「才驟覺多麼深刻的愛﹐不過裝飾詞語」及「誰願意交出真心真意﹐就誰註定要輸」兩句﹐最令人心悸莫名。雖然《決絕》﹑《暗示》和《明天醒來時》都以感情逃離不了分手的厄運作主題﹐然而《明天醒來時》的女主角最為堅強﹐彷彿借用了Margaret Mitchell 筆下巨著《Gone With The Wind》裡﹐Scarlett O'Hara 擲地有聲的名言﹕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明天醒來時﹐收拾粉碎心情﹐重新開始。

原刊﹕ 2007/02/15

11.11.2009

感情不老


聽《感情不老》已對它十分鍾愛。覺得SL/AL整張專輯的編排都很有心思﹐《多些那些》一鳴驚人﹐接著的《芝加哥的故事》和《誰像你好》都顯示了SL亦剛亦柔﹑ 充滿黑人騷靈女歌手風格的深厚唱功﹐色士風繼續悠揚的《對不起了愛》﹐引出了江志仁兩首前衛吊詭﹑精心炮製的《決心remix》及《沉淪》。《赤裸的秘密》和《感情不老》都是十分細膩的抒情歌曲﹐前者較為大路通俗﹐後者樸素和暖﹐兩者均以溫婉淡雅﹑一任天然的acoustic 結他及bass作主要的配樂元素﹐而電結他的運用伸延到了《明天醒來時》的開端﹐整體的氣氛一氣呵成。

《感情不老》的作曲人陳錦輝是禁區樂隊出身﹐是一名十分出色的鼓手。1988年禁區樂隊參與嘉士伯流行音樂比賽﹐不幸落敗。1989年樂隊捲土重來得到了比賽的冠軍及很多個人獎項﹐包括陳錦輝的最佳鼓手獎。禁區樂隊的其他成員日後也成為了香港樂壇的中堅分子﹐包括鍵琴手張兆鴻成為作曲編曲人﹐屢次與彭羚梁詠琪合作﹐低音結他手王雙駿更曾是劉德華專輯監製之一。

《感情不老》的旋律十分柔和悅耳﹐中段副歌突然峰迴路轉﹐讓歌手大飆高音﹐極考唱功﹐實在令歌曲生色不少﹐也令很多喜歡唱這首歌的人不敢在人前試唱。SL的唱法隨和沒有如何刻意修飾﹐倫林的和音仍然澎湃大氣﹐把SL的歌聲襯托得恰到好處。
那時候的林夕為《感情不老》填詞﹐行文通順流暢﹐藻詞平實﹐單看文字已十分細緻感人﹐深黯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奧理﹐不必讓歌手及聽眾似懂非懂地猜謎語玩遊戲。歌詞原本關於兩名相識多年的好朋友﹐彼此深入了解對方的性格﹐一起相處像天衣無縫般﹐沒有半點刻意和感覺。兩人尋尋覓覓半生蹉跎﹐感情路上仍未能開花結果﹐驀然醒覺難道要步進古稀之年﹐方才明暸對方才是生命中最愛惜的人﹖也許﹐生命的本質實屬虛蕪飄渺﹐然而經得起時間﹑地點﹑人物考驗的感情﹐卻足夠讓流湍消逝的時光變得芬芳豐盛﹐彌足珍貴。

後來2002年演唱會上﹐SL除了演繹《感情不老》向林夕致敬外﹐也藉著這首作品獻送給所有追隨她多年的朋友﹐令歌詞產生了新的一層含意﹐流露了歌手及樂迷之間多年來深深以對方自豪﹑牽掛不絕的濃厚感情。《夜色無邊》演唱會上﹐SL仍然被歌詞的一針見血及樂迷排山倒海的支持﹐感動得欣喜落淚。《感情不老》儼然成為了SL樂迷會的會歌一般﹐內裡包含了多年來說之不盡的話語﹑及無法以言詞表達的思慕及謝意。這樣的發展不一定是填詞人最初執筆的時候所能預料到的。

三年前我為了照顧一名親人﹐在醫院裡進進出出盤桓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每當看到她丈夫在她病床旁邊握著她的手﹐雖然一言不發﹐然而真情流露﹐當時我不禁想到了《感情不老》﹐兩人花白了頭髮﹑然而關注之情數十年如一。「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愛情﹑親情﹑友情﹐所有感情也可以長青如斯。

我不曾相信自己可以喜歡一個人﹐和她的音樂﹐超過二十年而不變。不管SL如何兜兜轉轉地走過起伏曲折的道路﹐曾經如何在野花盛放的季節遙遙地一路領先﹐或曾經如何讓我們悄悄地等待過﹐她在休養生息的一段日子後﹑展步上路﹐重現本色……儘管沿途風光如何幻變流轉﹐漫天星光殞落﹐我們卻始終不離不棄﹑感情不老。

喜歡憶蓮就是這麼一件玄妙的事情。

原刊﹕ 2008/02/02

11.08.2009

赤裸的秘密


一張憶蓮的專輯裡﹐至少有一首主打抒情慢歌﹐專輯《Sandy 94》亦不例外。《赤裸的秘密》緊接著星工廠的另一首作品《願》派台﹐一時之間﹐流行榜上有兩首SL的 ballad﹐自相對壘﹐分薄了《願》的播放率。根據《許愿回憶錄》指出﹐因為這種宣傳調度上的「安排」﹐《願》才無法登上榜首。雖然一直覺得《赤裸的秘密》的旋律過於大路和商業化﹐暗地裡其實十分喜愛SL這首抒情作品。歌曲的旋律改編自由薛忠銘作曲﹑于台煙主唱的《對愛情讓步》﹐是一首十分典型的台式情歌。

我最初接觸薛忠銘的作品﹐來自張信哲巨石時期的《我真的願意》(後來給鄭秀文在93年改編為《從開始那天》收錄於精選+新曲《大報復》內)﹑及百代時期的《用情》﹑《受罪》﹑《我好想》等﹐旋律的風格及演進﹐和《對愛情讓步》絕對是「薛式情歌」慣見的套路﹐也佈灑著九十年代台式流行曲的特色﹕副歌總帶著一種比較刻意的溫情主義﹐有時候歌者需要一口氣連唱幾節﹐格式重重複複﹐但極為容易令普羅大眾啷啷上口。


繼單曲《暗示》﹐SL再請來潘源良先生負責填詞﹐彷彿是感情眾生相中另一片縮影﹐這一次探討的不是分手前的「陣痛」﹐卻是想愛卻又不敢愛的「壓力」。每一個人都有秘密﹕有一些比較秘密隱閉﹐不為人知﹐長期鎖在心裡﹑守口如瓶。另有一些﹐除了當事人以為保密外﹐在別人眼裡昭然若揭﹐極為「赤裸」。每一個人都懼怕受到傷害﹕不少人為了保護自己建起厚厚的圍場﹐以為可以不聽不觸摸不痛楚。但最後卻把關心自己的人拒諸千里之外﹐自己成為了一座空城。每一個人都會遇上新的感情﹕有些人會汲取過去的教訓重新開始。另有一些則擺脫不了陰影﹑選擇逃避。

《赤裸的秘密》的歌詞雖然精簡﹐但充滿了電影畫面 (「飛向星的客機」﹑「不夠膽望向你」﹑「盡力地說一些笑話做逃避」)﹐卻把這種處境和心情描劃得很清晰細緻。初時唯一令我莞爾的歌詞為「偷偷感激你」﹐ 常常在腦海中翻譯為「偷偷~咁~激你」﹐什麼浪漫感覺都一掃而空。潘源良的作品感情領域極為廣闊﹐鍾情至深者如《早晨》﹑《痴纏》﹑《沒有發生的愛情》﹐ 淒怨苦澀者如《決絕》﹑《暗示》﹑《赤裸的秘密》﹐實為香港樂壇一位不可多得的填詞家。


喜歡S94版多於國語原版﹐除了因為SL的演繹比較有層次及變化外﹐倫先生的改良編曲和配樂﹐也是極大的原因。原版的風格比較通俗﹐中段的過場主要倚靠大提琴及電結他兩種樂器﹐氣氛比較凝重。大提琴比較幽怨﹑自然﹑organic﹔電結他則比較搖滾﹑大路﹑也有點喧賓奪主﹐兩種元素被放在一起﹐感覺上比較粗枝大葉﹐也不太協調。S94版的ballad 感覺比較輕柔脫俗﹐倫注入了優美低迴的acoustic guitar﹐由蘇德華及Allen Hinds 匠心獨運地彈奏﹐情感比較細膩﹐和聽眾的距離也比較直接。


《赤裸的秘密》的宣傳﹐適逢其會﹐趕上了當年香港流行樂壇兩個令人難忘的現象﹕一是香港無線電線台勁歌金曲重拳出擊的《巨星濃情純影集》﹐另一是當時風氣蔚然﹑每個歌手像患上了流行感冒般無法倖免﹐效果又良莠不齊﹑見仁見智的流行曲「劇場版」。

當年無線推出《巨星濃情純影集》﹐收視最高的是梅艷芳和張學友主演的《夜了又破曉》﹐故事骨幹來自柴門文《半熟家庭》裡的《樸克家庭》。SL和梁朝偉合演的《心窗》﹐是繼上一次音樂特輯《野花》後兩人再度合作﹐論外形和氣質兩人都比較合襯。這一次梁不再是以演員的身份和SL合作﹐而是以歌手身份演出 (大家還記得《一天一點愛戀》嗎﹖)。不管以當時或現在的標準﹐《心窗》故事情節之老土荒誕﹐可說甚為經典﹕大明星David (梁朝偉飾) 眼疾手術後為了躲避娛樂圈狗仔隊的窮追不捨﹐住進了女修院靜養(﹗)﹐院長將照顧貴客的責任交給年青貌美﹑又喜歡戴金耳環(﹗)的修女瑪嘉烈(SL飾) 負責。大明星因病早已心情欠佳﹐加上女友不能在旁陪伴﹐脾氣更加焦躁。幸而受到瑪嘉烈悉心的照顧﹐David 動盪的心情漸漸平伏下來。拆除紗布後﹐David 仍未能復明﹐手術顯然尚未成功。正當David自暴自棄之際﹐瑪嘉烈一直在旁支持鼓勵﹐David心懷感激答應再次接受手術。二人朝夕相對﹐本來心如平鏡的瑪嘉烈情苗萌生﹐突然不知如何自處﹐唯有選擇「逃避」。長話短說﹐David接受了第二次手術後終於成功回復視力﹐更對瑪嘉烈念念不忘。只是David 從來沒有看見過瑪嘉烈﹐瑪嘉烈又刻意逃避﹐於是 David只好上演一幕「The Sound of Music + 唐伯虎點秋香 + 玻璃鞋」﹐在院庭中將逐個修女細認是否心中人﹐當然最後「認人」過程成功﹐奪得美人歸。

當時梁雖還沒有成為黎耀輝﹑周慕雲及易先生﹐瀟灑俊朗依然﹔SL「修女戴耳環」的造型也甚為討好。故事高潮部份將《赤裸的秘密》歌詞中的情感和心情配合得絲絲入扣﹐令歌曲加上了令人難忘的畫面。


1993 年香港刮起了一片劇場版風﹐波及之廣﹐連SL也無法倖免。其實歌曲中加上旁白的作風﹐傳統小調及南音自來已有。流行曲中的例子也屢見不鮮﹐如曾路德的《天各一方》﹑張德蘭的《默默無言》﹑林子祥的《丫嗚婆》﹑葉德嫻的《觸摸我的嘴唇》﹑鄭丹瑞林珊珊何嘉麗的《三個小神仙》及鄺美雲的《再坐一會》。只是附有旁白的歌曲﹐不等於「劇場版」。兩者的分別在於有些歌曲只有一個版本﹐旁白是歌曲的一部份﹐不能分割。「劇場版」則是將一首本來不包括任何旁白及故事的歌曲﹐加上劇本﹑進行後期加工而成﹐可說是歌曲的一種「混音版本」。第一個「劇場版」的誕生純屬偶然﹐1993年商業電台有一個節目名為《不一樣的黃昏》﹐ 主持郭靜十分喜歡《Ghost》裡的《Unchained Melody》﹐因為故事及電影畫面﹐令歌曲更動人。於是郭靜以吳奇隆的《煙火》加插劇本旁白﹐道出一個愛情故事﹐節目播出後受到極大的回響。郭靜再下一城﹐第二個「劇場版」是《煙火》的粵語版本《一天一天等下去》﹐也是故事的延續篇﹐自此「劇場版」應運而生﹐更多的DJ及歌手參與﹐可說如黃河缺堤﹐一發不可收拾。比較令人津津樂道的「劇場版」例子為吳蒨蓮的《天下浪子不獨你一人》﹑郭富城的《天涯凝望》﹑張學友的《祝你愉快》﹑葉蒨文的《女人的弱點》及 SL的《赤裸的秘密》。


Jealousy 陳美燕的著作《娛樂圈108個好人》曾經述及《赤裸的秘密 - 劇場版》誕生的過程﹕

「94 年我以個人身份,負責憶蓮的工作事務,爲她的第二主打歌曲“赤裸的秘密”造勢。 跟憶蓮爭論了四個小時長途電話,大家也拗得面紅耳赤,終於說服她做一個劇場版在電臺播放,正爲男主角人選而煩惱,腦海中浮現一個熟識的名字:張國榮!Leslie不是最合適的人選嗎?Leslie一直都很疼愛憶蓮的,猶記得Leslie一次專誠到台北,在酒店大堂致電我和憶蓮的房間,稱要上來問候憶蓮的近況,得知她最近為大方向(事業)而苦惱中單是在房間談這個話題已用上大半天時間,以他倆的交情,Leslie會答應吧﹖致電給溫哥華的Leslie,並將事情清楚的告訴他,想不到Leslie竟爽快地一口答應...

為此配合我們錄音的檔期,他更在飛往星加坡的旅程中,專誠飛來香港停留一晚。 Leslie著我預約CBS錄音室,以及他指定的錄音師亞七,萬事俱備,只欠Leslie這陣東風了。錄音當晚,Leslie習慣性的准時到達。問他對劇本有沒有意見,Leslie說,基本上沒有大問題,尊重寫稿人的心血,不用改了。當晚只單錄Leslie一人的獨白(憶蓮還在美國拍攝唱片封套),錄音過程非常順利。憶蓮得到這麼大的禮物,當然要好好感謝Leslie的拔刀相助,誰知身在LA的憶蓮拍畢唱片封套後,就急不及待飛到溫哥華親自多謝Leslie,在他們相約在溫哥華的晚飯中,心血來潮,兩人竟驅車到李宗盛位於溫哥華的錄音室中,借用器材從新再錄一次,成為後來《關於她的愛情故事》那個版本。 Leslie曾幫過不少人,憶蓮這事只是其中一人。然而,灌錄這條聲帶看似簡單,實際上卻困難重重,已退出樂壇的Leslie做一些與音樂有關的事務,似乎有點自相矛盾,要面對不少壓力,但是Leslie 對憶蓮的确寵愛有加,懶理他人的看法,再一次豁出去了。 」
說起《赤裸的秘密 - 劇場版》的劇本﹐其實一聽到「劇場版」三個字﹐已做好了心理準備﹐明知道會出現一些文藝腔的句子﹐所以我不介意那些什麼「究竟要一對點樣手 ﹐先至可以幫你解開你感情上面死結」或「究竟要一個點樣男人﹐先至可以令你毫無顧慮咁去愛佢呢」之類煞有介事的對白。但最令我不解的﹐是男主角及女主角的睡衣「品味」。男主角的睡衣﹐竟然可以寬大到讓女主角「好似隻貓咁﹐將個頭捐入去」﹖那是S身材的人穿上XXL了。女主角的睡衣﹐更加不可思議。在1994年這種開放的年代﹐胸口竟然還有「蝴蝶結」﹖又不是上演《傲慢與偏見》或《小婦人》﹐這種古裝睡衣送給「女朋友」來幹嗎﹖應該送 Victoria的「秘密」才算上路。聽畢只能搖頭嘆息﹐百思不得其解。

《赤裸的秘密》的現場版本可不算少﹐如1994年的《赤裸多些憶蓮那些音樂會》上便已首當其衝﹑用來打頭陣﹔1996年的《憶蓮盛放》﹐它是《歲月流金》的一部份﹔ 2000年《拉闊音樂會》﹐SL再次選唱。在眾多現場演唱中﹐又以2004年的《港樂》效果最為完美感人。在豐富的管絃樂襯托下﹐SL的感情和歌曲合而為一﹐將歌曲裡「近鄉情怯」的矛盾心情表露無遺。幽怨的琴弦伴著SL淒美的歌聲﹐低調地紀念故人﹐是歌手及聽眾之間一個盡在不言中的
赤裸的秘密

原刊﹕ 2007/12/16

11.05.2009

沉淪


經﹐《沉淪》是專輯《Sandy 94》裡我最喜歡的一首作品。它的前衛風格和實驗性質﹐令人想起《野花》裡桀傲不羈﹑夢魘般淒迷魅惑的《再生戀》﹐箇中甘苦既不足為外人道﹐更不奢求世人體恤暸解﹐中心思想和某些張愛玲的作品不謀而合。江志仁的旋律和編曲﹑潘源良的歌詞﹑及憶蓮的演繹﹐饒具目光膽色﹑三者配合得天衣無縫﹐吊詭裡透現出一抹不世出的幽艷﹐聽畢良久仍令人無法淡忘釋懷﹐是一張耐人尋味的音樂試紙。

CY Kong 江志仁﹐是香港九十年代崛起的音樂人﹐風格深受歐洲輕電子音樂影響﹑和黃耀明的「人山人海」一脈相承﹐卻又比他們早出道差不多十個年頭。CY向來低調﹑從不露面各大音樂頒獎典禮﹐一直默默在錄音室裡製作高水準及前衛的流行音樂。在英國唸大學的時候﹐他和雷頌德是室友﹐兩人曾經組織樂隊﹐作品由莫文蔚演繹 ﹐91年黃尚偉將江志仁引入香港樂壇﹐第一首作品是蔡立兒的《沙漠的我》﹐當時CY只從事編曲的工作。收錄在鄭秀文第二張個人專輯《Holiday》裡的第八軌side-track《Friends》﹐才是他一手包辦的處男作。《Friends》的曲風揉合了九十年代英式電子及美式 hip hop 的路線﹐當時鄭秀文的樣子和聲線超級幼嫩﹐歌曲中段又加入了兒童的rap及chorus﹐效果就如國際學校開放日的主題曲﹐可說是C Y 比較「青春」的一次創作。

1993年香港無線電視台慶﹐林憶蓮葉蒨文王靖雯三后兜亂歌唱﹐林翻唱了《不再兒嬉》﹐絕對入型入格﹐得心應手。難怪C Y會被應邀參與《Sandy 94》的創作及編曲工作。CY 其他為人津津樂道的作品包括軟硬天師的《中國製造》﹑彭羚的《如果得不到愛情》﹑蘇永康的《落葉》﹐王馨平的《寒冰》﹑鄭秀文的《熱愛島》﹑王菲的《開到荼靡》﹑《給自己的情書》﹑張國榮的《紅》﹑《夢到內河》及陳奕迅的《浮夸》﹑《黑擇明》等等。


1994年是江志仁和SL 合作最多的一年。除了為SL重新編製《決心》外﹐更為她混製了一段本來長達十一分鐘的medley﹐讓SL在「香港大球場開幕禮」上個人表演所用。因為表演時間有限﹐十一分鐘的混音版本只好縮短為九分多鐘。歌曲從《決心》開始﹐把SL從出道以來所有名曲如《搖擺口紅》﹑《灰色》﹑《傾斜》﹑《野花》一一羅列展示﹐可說是96音樂會《歲月流金》的先驅。


專輯《Sandy 94》裡﹐SL將她本人最擅長的曲風如節奏怨曲(《誰像你好》)﹐舞曲 (《決心》)及抒情慢歌(《感情不老》) 駕馭得不費吹灰之力﹐彷彿視難度如無物﹔《沉淪》顯然是歌者踏出安全區的一記「兵行險著」﹐也是《Sandy 94》和上一張專輯《不如重新開始》在選曲和製作理念上的分水嶺﹐playing safe is boring。 《沉淪》的旋律飄忽吊詭﹐若有若無﹐歌手若功力不夠﹐要不頻頻走音﹐要不唱不出歌曲骨子裡「浮沉不能自主﹑禍福無怨」的韻味。

據CY網頁透露﹐這首單曲是倫林在LA混音室最後mix的一首作品﹐因為機件故障﹐循環音軌到最後截然而止。又因租用混音室的時間已滿﹐end product的結尾部份﹐結束得有點abrupt。SL曾為此事向CY 致歉﹐CY卻沒有絲毫介意。對於局外人如我﹐可蠻喜歡歌曲結尾那種「無疾而終」的灑脫﹐可說將曾就錯。


繼《心野夜》和《再生戀》後﹐SL再一次把「靈慾交戰」的主題徹底地發揮。潘源良的歌詞充滿了《面對面》般既相生又相剋的對比和矛盾﹐驟眼看來彷彿不能自圓其說﹐其實字字珠璣﹕歡欣vs痛心 ﹑抱緊vs 怨恨﹑ 肉體vs思想﹑ 快逃vs痴緊﹑聳身vs 佔陷﹑假vs真﹑開心vs傷感﹑綑綁vs自由。要從「失去自由」及「天天孤單」中作出選擇﹐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畢竟在感情的領域裡﹐「平等從來是不可能」﹐取捨因人而異﹐完全沒有「必準的秘方」。潘源良卻也十分清楚SL「鏗鏘玫瑰」的性格﹐讓她決斷地說一句「請閉嘴﹐不必教我做人」﹐表明了一切自負盈虧﹐舉手不回。

《沉淪》曾經派過台﹐SL也上過電視節目演繹過這首作品。不過曲風題材太也前衛﹑沒有瘋魔大眾是意料中事。到了「2005夜色無邊」音樂會上﹐SL連續選唱了《決心》和《沉淪》﹐不免流露了她對這兩首作品的鍾愛。十三年後﹐這些作品依然前衛﹐十分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在CY的網頁得知﹐在2007年他曾與陳奕迅﹑盧巧音﹑李克勤﹑張敬軒等合作﹐產量仍然甚高。CY 對於香港樂壇作出過極大的貢獻﹐林憶蓮張國榮王菲鄭秀文彭羚許志安陳奕迅等歌手都倚仗過他的才華﹐在音樂上作出過突破。熱切期待CY更多創新及令人驚艷的作品。


p.s. 林一峰/梁祖堯的作品《那夜我們在聽依然》﹐不啻是對SL音樂的tribute。其中提及「懷念與沉淪只差一線」﹐可圈可點。

原刊﹕ 2007/12/02

11.02.2009

決心


接93年底比較荏弱淒澀的《暗示》﹐《Sandy 94》的第一主打《決心》赫然是旌旗浩蕩﹑雄師重來的雷霆萬鈞一擊﹐傳媒廣泛播頌﹐一句《二十萬種理由要與你分手》勢如破竹﹐街知巷聞。

自93年度下旬開始﹐憶蓮以Amuse旗下歌手身份東渡扶桑拓展音樂新領域﹐和日本新生代音樂人如浦田博信﹑上田知華﹑及山田直毅等合作。山田直毅1959 年生於東京﹐擅彈結他。18歲已開始組織樂隊(MMP)﹐93年和歌手石川瞳(石川ひとみ)結婚。山田的網頁列出了曾跟他合作過的歌手﹐日籍藝人包括他的太太石川、吉田榮作、高橋由美子、持田真樹、飯田圭織﹑Garden﹑川久保秀一﹐其中也不乏華語歌手如SL﹐鄭伊健及柯以敏。現在山田是Sazae- records 的老闆﹐在2007年一月曾推出新專輯《Undulate》﹐當中收錄了和妻子及BEGIN合作的歌曲。


山田直毅作曲的《決心》﹐有四個主要的進化階段。混沌初開的日語版本(4:08) 收錄在《だからって...》三吋細碟內。誠然﹐松本晃彥的編曲十分單薄曖昧﹐呈現一種滯留於80年代 Japanese pop rock 的風格﹐放諸94年的樂壇顯然有點脫節。除了SL剛柔並濟﹑灑脫清麗的演繹彌補了歌曲的不足外﹐山田的結他及bass的編寫也有它出色的地方﹐功力不亞於香港的蘇德華和鮑以正。


《決心》的再次現身﹐是一個名為Re-Mix的版本(5﹕55)﹐收錄於SL首張個人日語專輯《Simple》內。這個版本將細碟的pop rock編曲改頭換面﹐除了節奏感比較爽朗明快外﹐更注入了不少90年代流行的hip hop元素 (如scratching及bass的編排)﹐將細碟版本編曲上簡陋薄弱的地方盡心修飾﹐也突出了原版的結他及bass效果﹐令hip hop風格和特色更見鮮明﹐令人眼前浮現「步行者天國」的街頭舞場面。


這個Re-Mix混音版﹐經過濃縮剪裁後﹐成為了《Sandy 94》裡第十軌的粵語專輯版(4﹕20)。這個adaptation 過程主要刪短了音樂過門﹐及將副歌和主歌兩者的前後呼應加強﹐讓歌曲的長度更適合於在電台和電視播放。記得當年無線的MV在香港中環拍攝﹐背景包括中銀大廈和立法會大樓﹐主要道具為一輛電車﹐當然還有睽違香江數月的SL。


SL 本希望以一個全新的粵語版本派台﹐找了C Y Kong 江志仁將歌曲重新編寫。後來SL還是沿用了日語Re-Mix版來作album version﹐江志仁的版本成為了專輯裡第五軌的粵語混音版(4﹕26)。這個混音版斷續反複飄來一句「愛せないわ愛したい」﹐帶有強烈new age的迷幻氣氛。開端的法語如呢喃夢囈﹐令我想起Enigma的 《Once in a lifetime》( 即關淑怡《戀一世的愛》的original version)及後來《鏗鏘玫瑰》裡的《該不該》。C Y的一手鋼琴﹐音階起落﹐將氣氛愈繃愈緊﹐接著以強烈的techno house 節奏﹐將營造出來的張力完全釋放﹐如石破天驚﹐令人拍案叫絕。繼而keyboard的效果是他愛用的electric organ﹐令前衛強勁的編曲暗帶一種funk的懷舊風格﹐令人鍾愛不已。


雖然SL沒有刻意百變﹐但她歌路廣闊﹐既有柔弱無奈的《因你瘋了》和《暗示》﹐情慾繾綣的《沒有你還是愛你》﹑《沒結果》﹐也有旁觀者清的《我們都愛》和《為何他會離開你》。但某些歌迷(包括我在內)﹐覺得她演繹一些擲地有聲﹑理直氣壯的歌曲﹐往往有一種誰怕誰﹑恰到好處的神韻﹐如《講多錯多》及這一首《決心》。

林夕在上一張專輯裡﹐填寫了像急口令卻內蘊哲理的《天大地大》﹐這次可說保留了水準﹐將一個忍無可忍﹑決心離開的女子心態﹐毫無保留地呈現。歌中的這位男主角﹐雖不致於名不羈姓可恥﹐不過罪狀也差不遠矣﹕要心愛的人無日無夜等他電話﹑愛裝作萬人迷﹑沒事找話說﹑作凝望狀﹐一副衰到貼地的窩囊相畢現。難怪每一次SL唱到「那怕你恃著我捨不得不會決心一個走」都覺得說不出的乾脆﹐比林夕筆下另一名句「要別人憐愛﹐先安裝一個藥箱」﹐更痛快淋漓。說起「決心」﹐其實這兩個字在SL不少歌曲裡曾經出現﹐如早期的《獨行少女》(天性給我的「決心」 )﹑都市系列的《為何相愛為何結束》(惟求有「決心」徹底把你忘掉)﹑《傾斜》(像「決心」穿梭所有都市)﹑及《破曉》(但是我的「決心」沒有點滴動搖)﹑類似的文字遊戲還有「呼吸」和「咖啡」……。


雖然SL在主要的演唱會中演繹這首舞曲的次數不多﹐但每一次都令人印象難忘。如 2005《夜色無邊》中以前衛和服獨挑忍者﹐震撼力不遜專輯原裝版本。1994年SL曾經在兩個重要場合表演這首舞曲﹐一是《赤裸多些憶蓮那些音樂會》裡以 medley形式一口氣演繹《決心》﹑《沉淪》及《多些那些》﹔另一次則是香港大球場開幕﹐ C Y Kong 幫她特別混製了一段長達九分半鐘的medley(可惜不是live演唱)﹐開頭和結尾都是《決心》。

10.30.2009

對不起了愛


一首憶蓮的歌曲也有它的知音。所以喜歡《對不起了愛》的朋友大可以跳過這一篇不看。

雖然對這一首歌不致於「厭惡」﹐但誠然跟它「和而不周」﹐能否徹頭徹尾將整首歌聽完,要看當天時運。SL一直以來擅於改編原版歌曲,屢屢「青出於藍」。然而於《對不起了愛》一役﹐歌手雖竭力以赴﹑奈何狂瀾既倒﹑回天乏力,只剩無奈。《對不起了愛》可以視為「宗盛效應」 的第一號案例﹐ 即李先生的個人因素直接或簡接地影響了SL的知性決策和判斷。其後類似案例陸續有來﹐也許命中注定﹐真是「對不起了」。


《Sandy 94》專輯改編了兩首台式風格濃烈的抒情作品﹕一是陳淑樺以都會女性代言人身份演繹的《愛的進行式》﹐另一是于台煙柔腸百折的《對愛情讓步》。早在 90年初﹐台式作品如﹕《你知道我在等你嗎》﹑《想念你》﹑《耶利亞女郎》﹑《結束》﹑《那一段風花雪月的事》……早已紛紛被香港歌手改編﹐大街小巷傳唱火紅。到了90年代中﹐張學友王菲彭羚更不遺餘力﹕《只想一生跟你走》﹑《猜心》﹑《用心良苦》﹑《讓我跟你走》……反映了當時台灣流行曲在香港主流樂壇和KTV一枝獨秀。《愛的進行式》是李先生筆下的名作之一﹐旋律流於台式情歌慣見的商業大路﹐歌詞是李先生愛情手冊裡一貫精警的句子﹐透過陳小姐悅耳的歌聲﹐娓娓道來。雖然這種所謂「極度知性客觀」的愛情剖析﹐不免有老生常談之虞﹐然而不容否認﹐李先生簡約的描述與某些愛情的起承轉合相符﹐一矢中的﹕

從相識到現在 從冷淡到關懷 
從拒絕到依賴 從陌生到相愛

從深信到疑猜 從疼愛到傷害


從炫爛到蒼白 從廝守到分開
從感動到感慨 從體諒到責怪 

從期待到無奈 從狂喜到悲哀


抹不去的塵埃 抹不去的陰霾

你想你應不應該 拒他於千里之外

又捨不得現在 又不放心將來

如果只是害怕失敗 

那他究竟值不值得你愛

一段情寧愿短暫精彩 

還是先去問他會不會有將來

一份愛如果消逝的太快 

你可不可以當它是命運的安排
來到了SL的合唱版本﹐荒川里佳保留了周國儀原版的配樂﹐尤其極有都市特式的色士風獨奏﹐可說是明智之舉。SL原想邀請許志安一起合唱﹐無奈許以「檔期不合」為由﹐倫先生只好再為SL跨刀演出。

題外話一則﹕在《不如重新開始》推出後﹐我曾經寫過一封「歌迷信」到當時香港軒尼斯道星工廠/蓮迷會的基址。長達三頁紙的信件裡﹐提出了不少夏蟲語冰的「建議」﹐其中包括SL應考慮和同屬華星的許志安合作。當時許志安和鄭秀文是華星旗下的金童玉女,許志安推出了《喜歡妳是妳》後﹐更是狀態大勇。當然我不相信日理萬機的SL﹐甚至有機會看過我那封從老遠寄過去的歌迷信。然而當時看到關於SL想和許志安合作的香港八卦新聞﹐不禁自我稱許一番﹐自詡「英雄所見略同」。後來許志安兩度與葉德嫻聯袂合唱﹕《教我如何不愛他》和《美中不足》。雖然兩次合作在香港各大流行榜上也成積斐然﹐然而不知道許先生心底裡﹐會不會因當年錯過了和SL合作的機會而覺得可惜﹖

總括而言﹐倫林這一次的合作可能因為錄音過程過於傖促緊迫﹐雖然顯出了兩人紮實的唱功﹐卻沒有擦出什麼奪目的火花。倫先生的咬字和用氣仍然過於繃緊﹐其實放鬆一點效果可能更佳。SL演繹某幾句的時候﹐也顯然有點不太自然。《對不起了愛》算不上是周禮茂先生最好的歌詞。每一次聽到「海底針彷彿不懂戀愛」﹐都覺得有點突兀。

《多些那些》﹐《芝加哥的故事》及《誰像你好》三首作品珠玉在前﹐《對不起了愛》顯得有點技術性失準。幸而第五軌是驚天動地的《決心》混音版﹐也豈是「精彩」二字所能形容﹖

原刊﹕2007/11/04

10.26.2009

誰像你好


我眼中《誰像你好》在專輯《Sandy 94》的位置﹐儼然《沒結果》之於《回來愛的身邊》。雖然兩首R&B沒有在怎麼轟轟烈烈地在香港各大流行榜上名留青史﹐然而它們都充份展示著憶蓮置身九十年代﹑中港台歌手列強混戰下﹐登峰獨步之處。SL演繹這首《誰像你好》﹐一派怡然自得﹐顯然心中沒有一絲「逢迎市場需求」或「銳意尋求突破」的觀念。說穿了﹐它是SL慣用的一道微妙的R&B方程式﹕「音域 + 技巧 + 感情」﹔只是這次沒有了《沒結果》的凝重﹐隨意增強了「膽色 + 即興」﹐五種元素的組合和份量﹐恰到毫顛﹐相互激發出令人拍案叫絕的化學特性﹐可說是專輯中光芒四射的一首作品。最最難得的地方﹐是歌曲的整體演繹效果渾然天成﹐沒有唱將天后級人馬動輒賣弄炫耀的陋習﹐精詣之處(如為人所樂道的「海豚音」)﹐點到即止﹐隱隱懷著「登泰山﹑卻不在乎天下小」的大氣。

Rhythm and Blues 是一門很廣泛駁雜的曲風﹐與福音、swing、爵士、及藍怨等甚有淵源。自二次大戰起﹐R&B如龍捲風般從美國黑人音樂中騰空而起﹐席捲全國﹐及後影響遠大﹐先孕育出soul和funk的熱潮﹐繼而影響了後勁無限的hip hop。到了90s末期﹐R&B 轉型成為了Contemporary R&B﹐滲入了hip hop 的韻味﹐颶風也吹入了亞洲﹐讓陶喆﹐王力宏、周董及方大同諸子乘時而起。荒川里佳《誰像你好》的旋律比較返璞歸真﹐是一種脫胎至Motown時代The Temptations 的R&B曲風﹐編曲雖然帶有big band jazz的影子﹐然而SL以不折不扣的R&B手法來演繹﹐和Billie Holiday, Sarah Vaughan, Gladys Knight, Aretha Franklin, Al Green, Whitney Houston﹐Boyz II Men﹐Stevie Wonder 等一脈相承。又因為曲中SL不經意地亮了一手「海豚音」﹐令人聯想起 Leona Lewis﹐Minnie Riperton及Mariah Carey。所謂「海豚音」﹐whistle register﹐其實就是「假音(falsetto)的假音」或「假音再高八度」﹐即一般高於女高音的C調。

雖然「海豚音」難度極高﹐然而是一種聲樂的花巧多於帶有實際運用的價值﹐作曲人絕少標明於樂譜上﹐通常都是歌手ad lib即興演繹居多。運用(賣弄)多了﹐如Mariah Carey小姐﹐難免有呼喚方原數里內流浪犬隻之嫌(...WTF?!)﹔然而運用得宜如Minnie Riperton的《Loving You》及 SL的《誰像你好》﹐則有畫龍點晴的神來之筆。


其實作為一個歌手不容易﹐作為一個出色的女歌手更難。時下的女歌手底氣不夠﹐五音不全 ﹐要她們調不走氣不喘唱完一首歌﹐已屬難能可貴﹐別說什麼「海豚音」。至於有實力的女歌手﹐不論中外﹐有時候也難逃聲嘶力竭曬狗血或過於賣弄音域/聲浪 /震音等虛榮陷阱。可知要不慍不火演繹一首好的作品﹐談何容易。SL的《誰像你好》雖然起伏甚大﹐幾度高手出招﹐然而卻聽得人如沐春風﹐不覺得技巧和歌意有任何唐突或脫節之處。周禮茂所填的歌詞﹐如秀髮風飛、情人耳邊喁喁細話﹐真的「酒再不要為我傾因已醉倒﹐不想此刻感覺在逃」。另一句「上帝因我夢﹐竟把你造」﹐SL呵氣如蘭﹐嫵媚入骨﹐令人迷醉。SL的拿捏恰到好處﹐情迷處不俗膩﹐溫柔處卻又充滿激情﹐並不是那種單層面平鋪直敘的表達方式。值得一提的是倫永亮先生及SL的和音﹐極有層次地襯托著主音﹐令人神為之奪。

曾經虛擬過2007音樂會的曲目﹐《誰像你好》可說是最想SL演唱的三甲候選名單之一 (其餘兩首是﹕《暗示》及《不敢奢想改變你》)。除了極度喜歡這首帶有Mariah Carey早期R&B風格的作品外﹐也不諱言希望聽到SL現場演繹中段驚天動地的「海豚音」。

雖然07音樂會上﹐海豚沒有如想像中露面﹐然而絲毫無損SL完美無瑕的vocal演繹。SL在sandyandme中的專訪中透露﹐現在心態改變了﹐沒有以前好勝心重﹐加上這種唱法也不如以前那麼罕見及特別﹐是以覺得沒有非唱「海豚音」不可的必要。

覺得SL說得出這樣的話﹐的確深得「come as you are﹐be who you are」的箇中三昧。畢竟唱歌除了倚靠技巧外﹐能否將內心深處有感而發的感情融入旋律﹐感動知音﹐才是最重要。07音樂會的《誰像你好》﹐SL隨手輕舒﹐ 如秀髮風飛﹐高音部份音質脆亮﹐可說是現場罕見﹐令人忘卻這首作品本身極高的難度。加上SL柳腰款擺﹑眼波斜泛﹐的確「酒再不要為我傾因已醉倒」﹐蜜意如 膠似漆。這種造詣﹐誰像你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 八月中Sandyandme的版主Chi在他的網誌內以「海豚音」寫了一篇專題﹐資料詳盡﹐有聲有畫﹐不容錯過。

p.p.s. 最近聽過由新一代女歌手主唱的R&B﹐比較喜歡的有張靚穎的《日落大道》。對不起﹐沒有海豚出現。
(張靚穎在比賽中曾騷過海豚音﹐不過在專輯中卻藏技。)

原刊﹕ 2007/10/28

10.23.2009

芝加哥的故事


樂是憶蓮現場演唱的一項創舉。除了和香港管弦樂團及老朋友倫永亮合作外﹐會上SL更演繹了很多「滄海遺珠」。被資深音樂人如金培達、Iskanda Ismail、羅尚正、David Packer、櫻井弘二及袁卓繁等重新編曲後﹐SL的作品散發出異樣迷人的光芒﹐教人驚喜莫名。《芝加哥的故事》是演唱會一段無比精彩的環節﹐SL一身黑裙出場﹑髮垂輕紗﹐舉手投足大方壓台﹑冶艷照人﹐活脫是美國小說家F Scott Fitzgerald 筆下《大亨小傳》中令人夢縈魂牽的女主角 Daisy。在蔡浩文先生指揮下,銅管樂激揚澎湃﹐SL卓立台中央﹑完美無瑕地把《芝加哥的故事》曲折動人的情節娓娓道來﹐真如「猛火高唱﹑雨水低唱」﹐ 比之專輯和96「憶蓮盛放」版本更具戲劇感和震撼力﹐這首百份百的原創作品毫不遜色於百老匯舞台劇《Chicago》裡深放疏狂的爵士舞曲。

作曲人 Rika Kirakawa 荒川里佳是日裔流行音樂家﹐她參與《Sandy 94》的專輯創作﹐全賴倫永亮先生的穿針引線。荒川一口氣寫了兩首截然不同﹑難度驚人的作品《芝加哥的故事》和《誰像你好》給SL﹐一直是歌迷多年來的心頭所好。倫永亮同在94年推出了個人專輯(《心田》)﹐其中收錄了荒川作曲的《從不知道》。同年除了為SL及倫作曲﹐也寫了張衛健的《傾心、傾意、傾神》和楊采妮的《偷吻》。兩年後﹐荒川參加了第八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以一首由呂珊主唱的《我不再哭》奪得冠軍﹐也為李樂詩寫了專輯《放鬆》裡其中一首主打歌《早餐》和蘇永康《紅式》裡的《這叫什麼態度》。1997年荒川參與《雪狼湖》概念專輯的配樂工作 (劇末曲《抱雪》是她所編)﹐更為梅艷芳在專輯《水月鏡花》中寫了一首《什麼都有的女人》。荒川常參與演唱會音樂演奏的工作﹐主要負責keyboard。


林振強先生筆下的《芝加哥的故事》就像一則短篇小說﹐其故事性之濃烈﹐不亞於以前為SL所寫的《鷹與星》﹑《最佳男主角》和《再生戀》。根據SandyandMe透露﹐商業電台DJ Wasabi 曾在追悼林振強先生的特輯中指出﹐《芝加哥的故事》的原素材受了1978年Barry Manilow的首本名曲《Copacobana》的啟迪﹕

女主角Lola是古巴夏灣拿以北、最火熱的夜總會裡的紅牌showgirl。
她身穿孔雀般的黃色羽衣﹐打扮性感﹐跟酒保Tony感情最好。

二人從晚上八點工作到早上四點﹐雖然謀生不易﹐年輕的生命卻擁有著對方。

有一天大人物Rico光顧夜總會﹐他身戴鑽石好不闊氣。

當Lola舞罷﹐Rico召喚她過去﹐行徑粗暴。

Tony衝上力保﹐拳來椅飛之際﹐除了鮮血流濺﹐還傳來一聲槍響﹗

原來那些已是三十年前的往事﹐現在夜總會已成為了的士高。

Lola仍穿著她褪了色的羽衣﹐矜持地獨坐一隅、不絕喝酒。

失去了青春﹐失去了Tony﹐她還失去了常智……
《芝加哥的故事》保留了原素材的精髓﹐但林振強先生沒有沿用比較消極灰暗的末段﹐毅然以「生與死仍然屬你」及「多麼掛念你」告終﹐令歌曲更為蕩氣回腸﹐激情悲壯。 有人曾經將《芝加哥的故事》的曲式歸類為「芝加哥藍怨」(Chicago blues)﹐其實不太正確。《芝加哥的故事》的曲式是典型的big band jazz﹐編曲配器的層次比較豐富和固定﹐有板有眼﹐歌曲中沒有什麼地方出了現「即興演繹」 (improvisation) 的空間。反而林子祥早年的作品《這一個夜》就屬於比較正宗的「芝加哥藍怨」曲式﹐不管節奏、和弦音階﹐和整體的感覺都比較接近﹐中段口琴的獨奏﹐更充滿了 improv 的黃金機會﹐每一次都可以作出天馬行空的變化。

SL的演繹是《芝加哥的故事》最突出的地方。專輯第一軌的《多些那些》寸寸迸射出爆發力﹐很容易令第二軌無以為繼。《芝加哥的故事》卻不讓人失望。主歌部份十分工整﹐讓SL將故事情節以比較豪邁客觀的手法表達。到了副歌部份 ﹐每一段「像猛火高唱、像雨水低唱」SL深情如海﹐以「收、放、輕、重」的技巧﹐使重複的副歌起了微妙的變化﹐令每一次的演繹都有不同的感受 (另一最佳例子為《哭》 )。初次聽這首單曲的時候﹐曾擔心SL的聲音是不是用得太盡﹖然而當SL聲線將盡將到極限的時候﹐SL都能再下一城﹐沒有出現力竭聲嘶的瑕玼﹐除了是她呼吸底氣的充沛外﹐這個階段的SL真的很了解自己的vocal特色和潛力﹐是歌手的領悟、經驗和信心的成果。全曲起伏壯闊、一氣呵成﹐像下了一場酣暢的雷雨 ﹐痛快不已。中段ad lib﹐更是平地驚雷﹐令歌曲生色不少。


《芝加哥的故事》充份發揮了SL作為音樂人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也激發了她歌聲演繹上的潛能。就算現場演繹高音部份﹐SL履險如夷一蹴而成﹐駕馭這首難度驚人的作品絕對卓卓有餘。最難得的是主歌和副歌部份﹐闡述者和第一身的角色交替天衣無縫﹐激情綻放的歌聲令樂迷進入了一個傳奇世界﹐一時無法抽離……

原刊﹕ 2007/10/20

10.20.2009

多些那些


《決心》和《赤裸的秘密》派台、於各大媒體排行榜打進三甲位置後﹐第三主打《多些那些》銜尾並接、在2004年六月光榮登場。雖然當時專輯尚未面世﹐但憶蓮的形像已在筋斗雲上變了好幾變﹐既犯過技術性失誤的「人“grunge”亦“grunge “」﹐ 也帶來過「修女戴耳環」的悅目驚喜 。如記憶無誤﹐這首單曲緊隨梅艷芳的《如夜》成為TVB的《勁歌推介》﹐電視台無時無刻趁隙熱播,憑良心說華星也曾為SL出過綿力宣傳這張專輯。MV中﹐SL以嶄新「娃娃短髮」示人﹐也許天后變得太 down to earth﹐出人意料﹐外界反應不一。不過「娃娃髮型」經KR改良後(最初出現於呂方《流浪花》MV中)﹐清新涼爽﹐十分適合夏季﹐還是流行過一陣子。

上一次倫永亮大師為SL寫歌﹐赫然是1992年專輯《回來愛的身邊》裡的《醒醒》。兩個年頭倏忽飄走﹐香港樂壇風起雲湧﹐經已時移世易。平心而論﹐《多些那些》本身的旋律和架構﹐彷彿「心既未洗、面亦未革」﹐跟倫先生其他的跳舞作品如《三更夜半》﹑《第四晚心情》巧合雷同﹐改變只的是旋律的高低音和編曲配器的手法﹐歌曲整體而言﹐紮實有餘﹐卻已是故地重遊。可能當時專輯製作時間極為緊迫﹐倫先生又身居監製﹑作曲﹑編曲和音等多項要職﹐作品在生死時速的情況下催生出世﹐難免顧此失彼 (在同期曾經派台的《情歸何處》 ﹐足証倫先生功力之深 )。SL全身轉投滾石、繼而維京﹐和倫先生在專輯上的合作機會﹐更創下了歷史新低。除了偶爾參與編曲及和音工作外﹐鮮有倫先生本人的作品出現。大家也許意識不到自《多些那些》後﹐竟直至另一個世紀的專輯《本色》裡﹐倫先生才在「composer」的位置上再次出現。自《多些那些》至《Incomplete》的旅途中﹐風光幻變流轉﹐也失去了一代巨匠林振強先生﹐不無感慨。

林振強先生在《Sandy 94》的作品﹐比之專輯《不如重新開始》裡的《假如讓你吻下去》和《震撼》﹐落筆更為單刀直入。《多些那些》的題材﹐自《Ready》和《都市系列》已屢見不鮮﹐可說至周禮茂的《沒有你還是愛你》集之大成﹐充份發揮了「欲斷難斷﹐暫借一夜」的進退兩難。雖然《多些那些》絕對不玩遊戲﹐但還是玩了筆墨遊戲﹐ 歌詞有很多地方回應了以前SL的名作﹐如「潮和浪」(《依然》 )﹐「沒(有)結果」﹐更有應該不應該也是「瘋」與「野」等等﹐思憶果然滔滔不斷。《多些那些》的歌名其實有點玄﹐同一類型的作品﹐還有《這些那些》和《這麼那麼怎麼》﹐單從歌名已引人遐思。


《多些那些》最出色的地方當然是SL充滿騷靈爆炸力的歌聲。這首單曲被選為專輯的第一軌不無道理。開端的ad lib先聲奪人﹐石破天驚﹐到了中段過場的英文部份﹐愈發淋漓盡致﹐令人想起 Mariah Carey早期的專輯如《Emotions》 ﹐誠意斐然﹐感覺尖銳赤裸。若非SL唱功透切多變﹐捨假聲就真聲﹐《多些那些》這首單曲將會變得平淡如水﹐乏善可陳﹐難達到專輯裡那種步步進迫﹑驚濤駭浪的效果。因為成本和製作時間上的限制﹐和音都是SL和倫永亮二人粉墨登場一手包辦。二人的和音如太初混一﹐極具層次感﹐令主音部份更為理想突出。


SL雖然在不少場合SL演唱《多些那些》﹐卻沒有在主要的演唱會中演繹過。94年《赤裸多些林憶蓮那些音樂會》﹐《多些那些》曾是concert的點題歌曲之一。經過時間慢慢的滌濾﹐《多些那些》一如專輯《Sandy 94》﹐已在不少人的心中佔據了獨特的位置。

原刊﹕ 2007/10/07

10.17.2009

Sandy '94


看過去SL的音樂事業﹐每當她要離開一間唱片公司、推出最後一張個人專輯的時候﹐她的作品往往敢於承擔較大的市場風險﹐在意念﹑創作﹑和選曲方面流露一份我行我素的自信,有點高人下棋舉手不回的爽朗果斷。我們可以從新力末期的《Ready》,華納末期的《野花》,甚至滾石末期的《鏗鏘玫瑰》看到這種風格和演繹上的蛻變。

雖然《Sandy 94》在藝術成就及製作等方面不如《Ready》和《野花》兩張專輯﹐但在某種程度上﹐《Sandy 94》的本質和這些「最後專輯」並無異致﹐都源自於藝人本身於音樂成長過程中醞釀出來的「獨立宣言」﹐有種令人非細心傾聽不可的震撼力。只是這一次「獨立宣言」的對象﹐並不是新力華納等固有的龐大唱片製作機構﹐而是從一九八七年專輯《憶蓮》以來便合作無間的許愿先生。


在這張轉輯裡,SL取回了監製和主導音樂的控製權﹐捨用許愿趙增熹黃偉年等星工廠主腦人物﹐毅然和多年戰友倫永亮再次並肩﹐返璞歸真﹐重新出發。個人認為《Sandy 94》是一張「率性」多於「計算」﹐全憑感覺作決定的專輯。誠然﹐不管從製作成本、錄音及混音技術上各方面作比較﹐《Sandy 94》明顯地與《回來愛的身邊》和《不如重新開始》相差好一段距離。然而《Sandy 94》的光芒在於SL的唱功更上層樓﹐及和新的音樂伙伴合作擦出了火花。彷彿一剎那脫下了樂壇天后至高無尚的包袱﹐也不必動輒以什麼日本先進混音技術或某某亞洲音樂大師的參與來作宣傳專輯的重點。儘管專輯裡有很多地方不太完美﹐然而每一首作品都流露了獨立製作常見的幹勁和熱忱﹐多了一份歌手的投入和不修飾的真誠﹐和歌迷的距離也彷彿比前兩張粵語專輯更為貼近。


在選曲方面﹐《Sandy 94》也是從《Faces and Places》以來,首張沒有取用任何 Dick Lee 作品的專輯。換言之﹐專輯裡沒有了SL最為人津津樂道的 fusion 作品﹐取而代之是比較 raw 的歐西曲風﹐不管是pop (多些那些)﹐jazz(芝加哥的故事)﹐ R&B(誰像你好),或ballad(明天醒來時)﹐編曲方面均以bass及電結他等比較基本的樂器為主﹐偶以色士風作點綴﹐感覺上出現《都市觸覺》音樂的影子。雖然編曲一點都不算工整華麗﹐卻有點「用自己本來面目演出﹐讓我素著一張臉宣佈」的韻味。


這張專輯SL大膽地和新的音樂人合作﹐如荒川里佳﹐江志仁及陳錦輝,泡製出《芝加哥的故事》、《誰像你好》、《沉淪》和《感情不老》等難度既高﹑效果又令人喜出望外的「非主打」歌曲。平心而論﹐比較遜色一點的可算是數首改編的作品﹕《對不起了愛》﹑《赤裸的秘密》和《明天醒來時》。本人覺得《對不起了愛》是整張專輯的敗筆﹐其實可以改編其他歌曲﹐除了那是李先生的名作﹐順手拈來﹐我想不出其他理由﹔《赤裸的秘密》和《明天醒來時》的旋律雖然平淡﹐但SL的唱功的確了得﹐是以《赤裸的秘密》整體效果遠較國語原版《對愛情讓步》高出不知凡幾﹐《明天醒來時》也演繹得格外動人。


雖然《Sandy 94》的封套設計及攝影,曾被一本香港八卦雜誌評擊為「抄襲」意大利品牌Sisley94年度的時裝目錄﹐但我對平面設計一竅不通﹐所以不置可否。不過個人卻十分喜歡這種比較粗糙、簡單和帶幽默的設計風格﹐至少有別於《回來愛的身邊》和《不如重新開始》等有點過於formal和刻板的包裝。更高興的是封套的照片如DVD裡面的花絮片段﹐能讓樂迷有機會窺見封套及音樂製作的珍貴過程﹐也讓很多幕後功臣如監製﹐樂手﹐混音師 ﹐Charmaine﹐Alice﹐Nancy 及Kim 的盧山真面目得以在專輯裡出現。


一九九四年的香港流行樂壇已和八十年代末期及九十年代初期的境況大不相同。雖然男歌手方面依然被所謂「四大天王」所壟斷﹐女歌手方面已再不是林葉平分秋色﹑關淑怡亦步亦趨的局面。雖然SL的《不如重新開始》銷量回勇﹐然而其他的女歌手在當年也有凌厲非凡的戰跡﹕王靖雯的《十萬個為什麼》充滿自我﹔彭羚的《See for Cass》力挑高難度唱功;鄭秀文的《大報復》一洗文秀作風以前衛的「金毛強」姿態出現。這三張專輯(《大報復》是新曲加精選)在商業和樂評上都出現了突破﹐取得極高的成就。三名女歌手來勢愈戰愈勇﹐成為了樂壇新力量。1994年更是王關彭鄭四人的天下﹐《胡思亂想》﹐《My Way》﹐《十誡》及《未完的小說》各領風騷﹐加上SL全力攻打亞洲日韓市場﹐曝光率和產量下降﹐在香港樂壇的震撼力已漸不如前。《Sandy 94》是SL音樂事業轉型的一個里程碑。其後SL離開星工廠﹐加盟台灣音樂巨人滾石唱片﹐專攻更龐大的國語音樂市場,可說給SL開出了一條更長遠和廣闊的事業道路,影響直至今日。

原刊﹕ 2007/09/26/09

10.14.2009

暗示


一次憶蓮推出了專輯後數月、派台歌曲攀到了高處又塵埃落定之際,都會悵然若失。因為又開始了漫長的等待,期望下一則新聞動態,下一首單曲,下一幀公開照片。在《都市觸覺》的階段,還可以寄望remix EP來吊一吊癮,隨後大巧不工,則不知道下一步會是什麼驚喜。在佇候的同時,只能不停重溫過往的專輯,將音樂反覆聆聽,也將歌詞反覆細嚼,找尋歌聲裡尚沒有捕捉到的神采,儘管驚鴻一瞥,卻足夠歡慰好一陣子。1993前半年SL十分活躍,《不如重新開始》,《不必在乎我是誰》和《天地野花情撼紅館》,轟轟烈烈。繼而SL移師陣地,轉戰東瀛,直到了差不多年底才有《暗示》的出現。

《暗示》的作曲者為日本唱作女歌手上田知華。上田1957年生於京都,78年以音樂組合上田知華+KARYOBIN 出道,84年推出個人專輯。上田是饒有才情的女音樂人,曾為不少大腕作曲,如井上昌己﹐石野真子﹐今井美樹﹐酒井法子﹐中森明菜﹐森口博子﹐渡邊滿里奈﹐ 松田聖子﹐佐藤聖子,小泉今日子,中山美穗,早見優,松隆子,南野陽子……都是日本藝能界光芒閃耀的人物。上田也為不少偶像劇場和動畫片寫主題曲,包括《ヴァンサンカン-結婚》,《多啦A夢劇場版》和《美少女戰士》。上田一共為SL寫了兩首作品﹐一為《春雨》(即《暗示》),另一為《だからって》﹐兩者旋律各有各纏綿繾綣,感性動人處如織錦在手,質感輕柔,一針一眼纖細玲瓏,聽後令人浮三天大白。趙增熹的編曲巧妙地運用了鍵盤、色他、acoustic 結他、弦樂及抒情R&B節奏,提供了斑爛豐富的底色,只待填詞人和歌手將歌曲帶往不同的情感方向。相比起中段豐盛華麗的弦樂編排,末端的數節琴鍵,如水滴回音,歸入萬籟寂靜,更合我意。


國語版本《春雨》的填詞人是李宗盛,繼《當愛已成往事》和《不必在乎我是誰》第三度為SL 創作,最初收錄於1993年11月出版的《滿天星音樂VOL.1心醉神迷滿天星》合輯內 (90年代的滾石唱片很喜歡用「紮腳布」般又長又臭的合輯名字,另有一例為《滾石九大天王—好戲好歌唱不停—燒得厲害》,名字極盡誇張荒誕之能事)。 1993年是SL和李宗盛音樂旅程上一個特異的年份: 前者開拓日韓等亞洲市場,在香港曝光率劇減,後者正值入行十周年宣佈「暫別樂壇」。也不必八卦深究當時李宗盛的創作心境,然而上田知華的旋律來到他的筆下,頓然呈現出一片情意盎然的仲春氣象,歌詞中那份蠢蠢欲動、意亂情迷、打從心底裡湧將滿溢、抑藏不了的激蕩情懷,和玻璃窗上春雨停駐、悠然滑落,夜色浮華絢爛的靜態,作出了對比,也寫活了小樓一夜聽春雨、「等愛的女人」的心事。

夜色裏 霓虹閃爍我眼底
想隱藏的感情 只是不說而已

壓抑讓愛啊 遙不可及

明白自己 沒了愛情不可以

如果讓我依偎在柔柔臂彎裏

我會因為有愛 歡天喜地

坦然面對 不會躲避

窗外綿綿的春雨 我蠢蠢慾動的情意

再也無法不露痕跡 早已不是秘密

就在我的眼底 你是否曾留意

滿滿的愛在心裏 亂就亂吧何必理

真愛難免尋尋覓覓 心痛只是必須

為了等我一生伴侶

(只為等待我一生伴侶)


是不是你 我在等的 是不是你

如果有一天我與你再次相遇

你可要相信 不許懷疑我的愛

千真萬確 不是兒戲
SL的演繹手法,柔情似水卻不失含蓄自重,主歌部份娓娓勾劃此情此景,副歌部份輕柔處若有若無,足以彌補歌詞稍嫌刻意通俗的美中不足。這種倚窗夢囈般的小女人心態,和去年專輯《呼吸》中形形式式的「一個人」所流露的自信、堅毅和主動,一加引證對照,可說相映成趣。

國語版本的故事題材則和粵語版本《暗示》截然相反。前者是熱切期盼,可望卻不可即。後者則是情感在指縫悄悄溜走,欲斷難斷。潘源良的歌詞素來充滿電影感,單就第一句,彷彿已描劃出情侶兩人對坐無言的僵局。一些難以啟齒的事,很多人都會選擇以暗示來表達,英文有一句: there's handwriting on the wall,很多事情呼之欲出,只差承認和接受而已。

當你說 你想起遠方一處
從前在那裡是那麼開心寫意

現在卻似被困的小子

我聽到了 已經不止這一次

為何定要借助某一些相關語

就像你永沒法可啟齒

難道要我去話你知


我早知道你心意

別再暗示每一次

其實若你決定要走

卻怕說這句子

我也暗暗了解

不可把你留住

緣份斷還未斷時

若要痛就痛一次

無謂又再暗示我知

故意怕我介意

蠶蝕我心 好比倒刺


早知道 長夜盡頭夢醒時

原來是最愛亦最傷心的一次

但是也算是個新開始

無謂再去暗示痛多幾次


情路到此 了斷何時
國粵兩個版本,誠然我是比較喜歡《暗示》多一點。雖然這首歌沒有大紅,然而在我心中永遠位列SL五大悲情歌曲之一 (與《沒有你還是愛你》,《沒結果》,《哭》和《野花》等齊名) ,每次聽到SL以哭腔將《暗示》那種進退兩難、悔之已晚的深情唱來,定必矍然心痛莫名。

《暗示》的TVB MV邀得高大威猛的鄭浩南先生演出男花瓶角色,可說繼王敏德先生後又一「電燈柱掛老鼠箱」的精妙配搭。林鄭二人一身黑衣樸素,帥氣得令人屏息叫好,兩人道左難捨難離,令畫面倍添淒美動人。

原刊﹕ 25/08/2007

10.11.2009

給等最久的人


蓮簽約滾石後推出的第一張專輯《不必在乎我是誰》,銷量蔚然,據聞總數超越了150萬大關,赫然重現首張國語專輯《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席捲華語市場之勇。這張專輯絕大部份的曲目都是改編自星工廠成立以來SL粵語專輯(《野花》、《回來愛的身邊》和《不如重新開始》)裡的作品。主打歌《不必在乎我是誰》雖是李宗盛為SL 度身訂造,但旋律早已被《假如讓你吻下去》先拔頭籌﹐以粵語版本搶先面世。誠然除了歌詞和文案稍有不同外,專輯沒有帶來太大的驚喜。最讓人意外和珍惜的地方,莫過於由小蟲包辦曲詞的兩首精彩作品:《給等最久的人》和《快樂的壞東西》。《不必在乎我是誰》可說因為了這兩首新作品而變得不平凡

小蟲原名陳煥昌,1983年出道,第一首創作的歌曲為《小雨來得正是時候》,技驚四座,令鄭怡事業攀上新高峰。小蟲和很多台灣流行歌手合作過,令人耳熟能詳的作品包括張雨生的《我喜歡瘋狂》,周華健的《我是真心付出我的愛》,伊能靜的《悲傷的朱麗葉》,張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嗎》,江淑娜的《請你記得我的好》,蔡琴的《我和我自己的影子》,陳淑樺張國榮的《當真就好》,張清芳的《不想你也難》,潘越雲的《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梅艷芳的《親密愛人》,曾慶瑜的《一往情深》等。《鍾愛一生》和《心太軟》是九十年代兩張極具代表性的國語專輯,杜德偉及任賢齊更是小蟲一手提攜,令二人在樂壇上創出佳積。除了作為音樂製作人,小蟲的原聲音樂作品更是經典林立:如《阮玲玉》,《紅玫瑰白玫瑰》,《天浴》,及近期的《神鵰俠侶》,將西方音樂帶進充滿中國特色的影視裡,令畫面更添震撼力,無不令人拍案叫絕。


比起其他歌手,小蟲和憶蓮的合作機會並不算多,但在93年間小蟲為她親手打造的三首作品都充滿鮮明的特色,如《給等最久的人》的acoustic ballad,《快樂的壞東西》的hip house,及《玫瑰香》的阿根庭探戈,三種截然不同的曲風,每首都令人驚艷莫名,愛不惜手。小蟲的音樂創作力深受歐西流行曲影響,成熟多變,將SL歌聲裡細緻綿延的溫柔、佻達跌宕的挑逗,和幽怨撩人的情慾,透過他的音樂創作發揮無遺。足見小蟲極暸解歌手的優點和潛力,是個不折不扣的宗師級製作人。希望二人日後能有再次合作的機會。


三首作品裡尤以《給等最久的人》最合我意。
Acoustic 結他的和弦徐徐響起,意境清新雋永,彷彿屬於仲夏初秋的季節,夜色裡驀然湧上溫馨卻略帶感觸的心情。《給等最久的人》呼應著《都市心》裡的《我只是個不擅等待的情人》,後者選擇「流浪」,前者選擇「守候」。

「等待」是一種既浪漫卻又痛苦的勾當。如分隔兩地的情人在「等待」重聚的時刻;另有一些則「等待」愛情的發生,或喜歡的人察覺;有些「等待」夢醒時分,重新開始。倘若在「等待」的時候熱烈投入生活或留意身邊玫瑰的芳香,「等待」的日子也許不算太難打發。要是全心全意在「等待」,那種「渡日如年」﹑天黑等到天亮的滋味委實極難忍受。

我曾經試過「等待」也曾經被「等待」,不管哪一個角色,其實也算是一種幸運 (一種諷刺?)。對於曾經苦等的人,《給等最久的人》這一首歌,無疑是最理想的結局、最熨貼心靈的安慰。因為沒有什麼比苦盡甘來、得到喜歡的人由衷感謝來得美好珍貴。《給等最久的人》給予了無數人寄托和希望,也許這樣的一天真的會無聲無兆地到來。

SL的氣聲演繹,在結他和弦襯托下,說不出的輕柔細膩,如情人耳邊的喁喁細語,夜來香淡雅的花蕊,令人渾身酥軟乏力。相信最鐵石心腸的人聽到了《給等最久的人》都會被柔情所融化。SL在2004港樂裡以不插電的形式,演繹了《給等最久的人》。在包以正帶領的精英爵士樂手伴奏下,SL的歌聲徐徐蕩來,如曲水流觴,令人柔腸百折,畢竟追隨她的人確是「等最久的人」,以這一首歌回饋知音,絕對適當。

原刊: 18/08/2007

10.08.2009

當愛已成往事


事莫提 風雨人生幾番晴
情起情滅 愛恨嗔痴埋心底
歲月迷離 相逢何在不可期
無常人生 血淚斑斕早說盡
聚散離合 縱是不捨天已定
莫喚我名 柔情萬千怕再起
鑼鼓輕催 點粧勾眉唱舊戲
是非恩怨 留待君王細思憶
《當愛已成往事》說是電影《霸王別姬》 的主題曲,倒不如說它是電影的片尾曲。根據 sandyandme 指出,憶蓮在92年11月和台灣滾石唱片簽約,李宗盛寫好了《當愛已成往事》,邀請SL合作。同年12月,SL和李宗盛在商台《創作人音樂會》,首次同台演出合唱。 《當愛已成往事》的旋律有台灣流行音樂強烈的風格,李的歌詞有一種淺白但深邃的透視力,紅塵十丈、貪嗔痴怨,都在他筆下無所遁形: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風雨
縱然記憶抹不去 愛與恨都還在心
裡真的要斷了過去 讓明天好好繼續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問我的消息

愛情它是個難題 讓人目眩神迷
忘了痛或許可以 忘了你卻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離去 你始終在我心裡
我對你仍有愛意 我對自己無能為力

因為我仍有夢 依然將你放在我心中
總是容易被往事打動 總是為了你心痛
別流連歲月中 我無意的柔情萬種
不要問我是否再相逢 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

為何你不懂 (別說我不懂 )
只要有愛就有痛 (有愛就有痛)
有一天你會知道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 (沒有你會不同)
人生已經太匆匆我好害怕總是淚眼朦朧
忘了我就沒有痛 (忘了你也沒有用)
將往事留在風中...
說起不懂其實我真的不懂。這一首歌若是電影的主題曲,林李對唱是寓意菊仙和小樓之間的感情? 那麼蝶衣的主題曲又是什麼? 倘若這首歌曲是關於小樓和蝶衣的故事,SL是蝶衣嗎? 還是兩個男人對唱可能比較合適? 當然林李的配合,加上電影的成功,歌曲像狂風,席捲亞洲華語樂壇。雖然林李二人是分開灌錄自己的聲部,然而兩人感情投入,的確唱出了人海中分離在即欲斷難斷的痴纏。對於周國儀錢幽蘭的配樂仍是喜惡參半,開始和中段的合成弦樂,就像埃及玫瑰,「假的真的很假」。換了是小蟲的《葬心》,《玫瑰香》和《天浴》就不會捨真的弦樂而取合成的配器,功虧一簣。張國榮和范蓁蓁都曾經翻唱過《當愛已成往事》,誠然兩個版本都不比林李對唱版本來得出色。個人覺得最動人的《當愛已成往事》,應數演唱會上萬人合唱版本。

《當愛已成往事》對於原唱人而言,何嘗不是一語成讖……

原刊﹕ 07/08/2007
_____________________

關於
《霸王別姬》小說及電影

10.05.2009

戀愛在不遠處等我


國東岸某些城市﹐冬天通常一熬可以熬上近五個月﹐是以很多人都格外珍惜夏天短暫明媚的時光﹐多作戶外活動。以前唸書的時候﹐四個月實習四個月上課﹐夏天有時候會在綠草如茵的校園渡過。當時唯一解悶的方法﹐當然是隨身聆聽著憶蓮的音樂。 SL有不少歌曲都帶著盛夏的氣息﹐聽後有一種消暑的快意﹐如早期的《搖擺口紅》﹐中期的《黃昏》﹐《偷閒》﹐及較後期的《風箏》﹐《該不該》﹐和最近期的《放開手》…當然眾多歌曲裡《太陽傘下》和《戀愛在不遠處等我》﹐該算是最屬於金色夏季的作品。

《戀愛在不遠處等我》的原曲為關西音樂人浦田博信作曲編曲﹐松井五郎填詞的《I LOVE YOU につつまれて》(意譯被I Love You所包圍)﹐收錄在SL首張日語個人專輯《Simple》內﹐粵語版卻在香港較早面世。浦田博信是當時日本的新音樂人﹐曾就讀大阪外語大學俄語系﹐酷愛音樂﹐事業全面而活躍﹐曾擔任作/編曲家﹐專輯製作人﹐結他手﹐主音歌手﹐電台DJ﹐原聲配樂師 (如《花吹雪女スリ三姊妹》) 及三葉音樂院講師等多項角色。曾經和他合作過的亞洲藝人包括遠藤真理子﹐宮田麻衣﹐小泉あづみ﹐渚ゆう子﹐マキ凜花及香港的陳奕迅 (《遊離份子》)。


浦田的音樂路線充滿爵士﹐bossa nova 及亞洲new age色彩﹐尤以92年和木村恭子等以「Jalan Jalan 」組合為名推出的專輯《Bali》 ﹐最能透現這種國際音樂的嶄新風格。 Jalan Jalan 是印尼爪哇語中「散步」的意思﹐故名思義﹐浦田的音樂特色以輕快悠閒為主﹐充滿「有機性」和「流動性」。《戀愛在不遠處等我》是一首中快版的歌曲﹐配樂雖以合成樂器為主﹐但鍵盤編排靈動跌宕和具備層次感﹐精彩紛陳。


雖然在《不如重新開始》這張專輯﹐林夕和林振強各人包辦了兩首主打歌﹐但周禮茂《戀愛在不遠處等我》的歌詞﹐卻絲毫不見遜息。經過《不如重新開始》﹐《天大地大》﹐《紅顏未老》﹐《假如讓你吻下去》等比較幽怨深刻的作品﹐《震撼》獨力難挑大樑﹐難以舒緩中和專輯裡隱隱的凝重和壓抑感。《戀愛在不遠處等我》清爽輕快﹐劈頭數句已擺明了以繽紛的夏季作背景:

艷陽射向我溫柔柔
漫長下午喝一杯冰冷冷酒

熱流在細胞中浮游

還原著心深處愛的傷口


在凝望遠方天藍藍

綠悠是眼底疊起的遠遠山

動人夏季再飛回頭

隨便便趕走了我的深秋
周的歌詞充滿了對愛情的樂觀自信和憧憬﹐道別昨天的酸溜溜和不再追究過去的傷感﹐深深相信戀愛會在不遠處再等待﹐灑脫率性﹐胸襟一片光風霽月﹐卻又不失旖旎細緻﹐平衡處隨便卻也恰好。

SL的演繹﹐清新爽快﹐溫柔甜蜜﹐將新戀情快要到來的喜悅和興奮﹐和對過去不快經歷的釋懷和接受﹐從歌聲裡從容地表露。每次聽這一首歌﹐就像在烈日下喝一杯 iced cappuccino 一般﹐暑熱煩悶統統一掃而空。

原刊﹕ 15/07/2007

10.02.2009

假如讓你吻下去


少年來﹐反覆重聽《假如讓你吻下去》 ﹐只覺夜意襲人。

憶蓮熟悉婉約的歌聲﹐重重疊疊﹐像一口微涼的酒﹐輕嚐輒止間﹐已讓人薰薰欲醉。1993年首次聽到《假如讓你吻下去》﹐誠然並沒有馬上觸電。也許﹐個人的觀感﹐受了李宗盛先生筆下流於寶島商業化﹑欠缺起伏鉅變的旋律所影響。也覺得林振強先生是次的歌詞填得有點隨便(後來慢慢改觀)。還有是周國儀和錢幽蘭的編曲過於倚重合成樂器﹐予人堆砌的塑膠質感……原因不一而足。不過這首單曲絕對受得起時間的考驗。SL輕若遊絲的演繹﹐一矢中的﹐愈聽愈耐聽﹐證明了動人的演繹﹐純屬發自內心﹐不必聲嘶力竭大灑狗血。和現今的流行曲相比﹐《假如讓你吻下去》儘管保守大路﹐輕而易舉地成為了timeless classic﹐更曾被楊千嬅和吳浩康等重新演繹。


《假如讓你吻下去》是第三首SL演繹李宗盛的作品。眾所周知﹐第一首是華納年代的作品《還有》﹐改編自《結束》。當時林李分屬對立唱片公司﹐一個是香港當紮女歌手﹐一個是台灣資深製作人。第二首《當愛已成往事》和李首次合作﹐是92年 11月SL加盟滾石後﹐唱片公司挾以電影《霸王別姬》的鋒芒﹐為她打響頭炮。《假如讓你吻下去》(原曲《不必在乎我是誰》)﹐才是李第一首為SL「度身訂造」的單曲﹐繼後還有《傷痕》﹐《哭》﹐《夜太黑》和《鏗鏘玫瑰》等迴響極大的流行作品。


從《Faces & Places》開始﹐SL不少精彩的作品﹐如《前塵》﹐《破曉》﹐《夢了》﹐《再生戀》﹐《野花》﹐《沒結果》﹐《紅顏未老》都出自獅城才子Dick Lee之手。其中鋼琴弦樂與二胡笛子交纏﹐中西音樂元素融匯﹐迥然有別於當時香港慣見的原創或改編流行作品。從專輯《野花》開始﹐SL背上了「曲高和寡」四字莫須有的罪名。儘管《寵愛》已商業到了SL罕見的極限﹐然而中段的ad lib和拉丁梵唱依然格調孤高﹐鶴立雞群。到了專輯《不如重新開始》﹐加入了李宗盛的兩首作品﹐一來是深慕李大師曲詞並茂的盛名﹐二來他的音樂風格和 Dick Lee確是南轅北轍。前者親民通俗的路線﹐更能迎合亞洲龐大華語音樂市場的口味。


《假如讓你吻下去》的音域需求不大﹐赫然和李大師筆下其他作品如《問》﹐《明明白白我的心》和《這樣愛你對不對》曲路旋律一脈相承﹐都成為了K場大熱的作品。《不必在乎我是誰》的歌詞可謂李先生對於當時孓然一人的SL有感而發。歌詞中最精警的一句﹐莫過於「女人若沒人愛多可悲﹐就算是有人聽我的歌會流淚」﹐當然接著一句說到「真的期待有人追」﹐則通俗得有點莫可名之。


總覺得《不必在乎我是誰》﹐《假如讓你吻下去》﹐《不如重新開始》和《紅顏未老》四首歌的主旨和意境依稀相似﹐都是關於一名深閏寂寞的女人﹐悠然嗟嘆著韶華虛渡的憂慮和感慨。林振強先生的《假如讓你吻下去》是四首單曲中比較纏綿性感的一首﹐曲末更借用了感情是一場賭博的比喻。雖然這個比喻絕非原創﹐然而卻有一定的真理。有些人贏得起卻輸不起﹐因為沒有一定必勝的把握﹐所以從來不敢舉手不回地下注。有一些下第一把注便大贏﹐不必再賭。有一些則早已沒有賭注可下……雖然這首歌算不上是林振強先生最出色的作品﹐然而繢綣悱惻﹐給予了SL感情發揮的空間。


Mac Chew ﹐ Jenny Chin 和李宗盛先生合作已久。稍前提及不太習慣周錢二人的配器選擇 (即以電子合成器為主)﹐因為素來抗拒合成器發出的人工弦樂﹐總覺音效假得令人頭皮發麻﹐奇cheap無比。然而卻十分喜歡《假如讓你吻下去》的兩小節 acoustic 結他前奏 (原曲《不必在乎我是誰》反而欠缺這短短七秒鐘的片段)。若說這是星工廠為《假如讓你吻下去》事後加工﹐國粵雙語版本的中場部份卻又共有一段結他 solo。難道國語版是為了省那數秒時間而刪去結他前奏﹖可說令人大惑不解。周錢二人為SL所編的眾多作品之中﹐我最喜歡的是《天衣無縫》。


SL 的演繹出神入化﹐趨退自如﹐雖然沒有高峰深谷般暴起暴跌的旋律﹐卻仍能把《假如讓你吻下去》的感性表露無遺。SL用了另一種方式來演繹《不必在乎我是誰》 ﹐感覺上比較激情澎湃。93年的時候比較喜歡國語版的演繹﹐後來卻覺得粵語版的纖柔細膩比較能承受時間的考驗。SL在93《天地野花情撼紅館》曾以國粵雙語演繹﹐在後來的香港個唱卻罕有重唱此曲。其他翻唱過《假如讓你吻下去》的包括楊千嬅和吳浩康。前者在2001年拉闊音樂會中演繹﹐後者則因為和他三姐近年看過阮世生執導的電影《神經俠侶》﹐因而共同愛上此曲﹐而於2005年迷你音樂會上獻唱。


《假如讓你吻下去》是李宗盛主導SL音樂的楔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 N年前家裡的電話留言曾以《寂寞派對》來作背景音樂。

原刊﹕05/07/2007

9.29.2009

震撼


工廠組合風火海第一首派台作品是《震撼》。

風火海
由憶蓮推介﹐又有份參與《天地野花情撼紅館》的演出﹐確比一般新人初出道時打響名堂稍為容易一點。在94年度新城勁爆頒獎禮上風火海贏了「新登場組合」金獎和商台叱吒「樂隊組合」銅獎。饒是如此﹐風火海的星途決非暢通無阻。他們曾經經濟拮据﹐96年窮途末路之際參加電影《蠱惑仔》的演出﹐方現一線生機。2000年脫離星工廠﹐今天陳小春歌影視三棲﹐謝天華電視劇集當紮竄紅﹐朱永棠安心從商﹐各自獨當一面。風火海已成為點滴前塵﹐一段辛辛苦苦熬過來的日子。

在《天地野花情撼紅館》演唱會上﹐除了和SL合唱了《下雨天》﹐還在《醒醒Medley》前夕演繹了《震撼》。SL狀態甚佳﹐聲音響亮又夠宗氣﹐風火海三子和她同台演出﹐高下懸殊如立竿見影﹐SL從容舉手便已「雷聲大」﹐三子竭力也只有「雨點小」沒有如期中答唱呼應的效果。不過四人的舞姿的確精彩﹐SL的金背心牛仔褲和風火海三子的紅衣﹐如飄焰流金﹐是個唱中一個賞心悅目的環節。
《震撼》原曲為日本流行樂隊Zoo在92年四月發行的單曲《Gorgeous ゴ—ジヤス》。Zoo 1990年出道﹐在1991年推出過一首hip hop 舞曲名為《Choo Choo Train》﹐是樂隊最成功的作品﹐也是JR東日本Ski Ski 電視朝日系列「華麗にAh! so」的主題曲。1996年Zoo拆夥後﹐成員始創人之一五十嵐廣行另起爐灶﹐組成J-Soul Brothers﹐後來改名Exile﹐樂隊又再重唱一次《Choo Choo Train》﹐可說好歌不死。

《Gorgeous ゴ—ジヤス》的MV在紐約時代廣場布克林橋等名勝取景﹐樂隊成員又唱又跳﹐有點「超齡」天橋行者的街頭舞姿。誠然﹐經過了《都市觸覺》系列精彩紛陳的soul dance 和hip hop ﹐《瘋了》和《再生戀》remix的 hip house﹐到了這張專輯﹐突然改編了一首J-pop 風味濃烈﹑曲式結構有點落伍的《Gorgeous ゴ—ジヤス》﹐也許因為許愿長駐日本﹐深受當地市場條件耳濡目染﹐所以才會有這個決定。


林振強先生這次所填的歌詞十分率性隨便﹐沒有《依然》﹐《野花》﹐《寵愛》般intense﹐有點遊戲人間的味道。林主要以嵌字聯的手法﹐將風﹑火﹑海三字嵌入歌詞裡﹐帶出新組合的名字。也許是我貪吃的緣故﹐每一次聽到「把風火海灼滾」﹐都會幻想到一個大火鍋﹐然後SL用一雙筷子把縮小了的陳小春﹐謝天華﹐朱永棠放進鍋裡煮熟﹐如假包換「燒滾你我全身」﹗到最後重複的一句「最愛你震撼我 ! 震撼我 ! 多多都不夠多」﹐又似廣告跳樓大減價句語。


風火海的名字其實算不上原創。美國60年代芝加哥funk組合Earth Wind and Fire名垂美國樂壇三多十年﹐許愿稍作變動﹐便成為星工廠旗下新人組合的名字﹐意味三位成員有不同的個性。謝天華和陳小春於80年代中期考入TVB舞蹈藝員訓練班 ﹐謝的同班同學還有天王郭富城。謝陳曾為不少天王巨星伴舞﹐羅文甄妮張國榮梅艷芳﹐一直有和排舞師許愿和林青峰合作。在91《意亂情迷》演唱會中﹐謝陳是《燒之印度火西施》裡意識大膽﹑肉帛相見的舞蹈藝員之一。後來二人和朱永棠組成風火海。朱永棠是跳舞「世家」出身﹐兄長是出名的排舞師朱永龍﹐曾和梅艷芳及張國榮個唱編排舞蹈。


繼《震撼》後﹐陳小春演出《晚9朝5》,獲提名第十三屆最佳新人獎,同年憑《金枝玉葉》獲得最佳男配角獎。風火海在《滿天星 vol. 1》合輯中唱了兩首新單曲《奔放 (國語版﹕愛了再說 )》和《這最真的一次 (國語版﹕我愛你好不好)》﹐誠意可嘉﹐但成積一般﹐唱功有待改進。94年風火海推出首張專輯﹐歌曲包括《Shake Shake Shake》 (改編自1976年KC and the Sunshine Band 的《Shake Shake Shake (Shake Your Booty)》)﹐ 電影《金枝玉葉》插曲《風震火撼海》(即三鮮火鍋二吃)和《晚9朝5》插曲《交易廣場》﹐專輯銷量一般﹐但歌曲有在電台電視播放﹐讓他們贏了兩個年終獎項。95年風火海推出第二張 (也是最後一張) 專輯《歡樂世界》。這次型像大翻新﹐比較陽光清新﹐主打歌的歌詞也比較鬼馬﹐如《信得邊個》﹐《我愛你》和《霹靂啪勒踢踢踢》。當時風火海曾有微言﹐唱什麼歌穿什麼衣服梳什麼髮型都被監製完全控制﹐沒有徵詢及提出意見的機會。《歡樂世界》專輯銷量強差人意﹐風火海陷入九個月的事業低潮。那段日子謝天華試過全副身家只剩五元。


後來《蠱惑仔》的導演劉偉強接觸謝天華和朱永棠﹐二人終於有演出的機會。陳小春看見兄弟有工作在身﹐馬上向導演毛遂自薦﹐風火海三人終於絕處逢生。以漫畫書改編﹐鄭伊健為主角的《蠱惑仔》大收旺場﹐連開六集。雖然風火海不是每人都演全六集﹐然而總比守株待兔的日子充實。97年謝天華和張學友SL同台演出一連 42場《雪狼湖》。那時候謝天華唱功紮實﹐和SL對唱也沒有絲毫遜色﹐足見多年來甚有進步。


2000年風火海脫離星工廠﹐陳謝二人加盟中國星。風火海三人只有陳小春繼續灌錄專輯﹐其中流行作品包括《神啊救救我》﹐《獻世》 ,《算你狠》﹐《大不同》﹐《取消資格》等。《取消資格》更被彭羚翻唱﹐收錄在她的專輯《給我唱過的男孩們》。謝天華自加入TVB演出《真情》及《皆大歡喜》﹐戲份漸漸增重﹐後更在《女人唔易做》中以賤man一角深入民心。謝天華突破演出的《師奶兵團》暫為TVB2007年平均收視最高的劇集。2009年﹐謝於電視劇《學警狙擊》中飾演臥底梁笑棠(Laughing哥)﹐星途明亮。朱永棠全心全意從商﹐和譚凱欣結了婚。


2004年小春再次踏足紅館﹐然而這一次卻是他的個人演唱會《夜生活》﹐一圓多年心願。謝天華朱永棠友情客串出現﹐風火海再次同台演出﹐重唱《震撼》和《Shake Shake Shake》。儘管三人已分道揚鑣﹐然而相識於微時﹐手足情誼﹐並沒有被年月沖散。

9.26.2009

當我眼前只有你


從《Ready》走優皮路線以來﹐憶蓮可以說跟古裝武打片主題曲沒有什麼緣份(雖然《灰色》裡收錄了婦女新姿花王午間劇場《跳駒》的主題曲﹐但那也只算「(半) 古裝」﹐而不是「武打」)。到了93年《不如重新開始》﹐終於讓SL跳出「框框」﹐唱了這部由徐克監製﹐袁和平執導﹐于榮光及甄子丹主演的《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 (又名鐵猴子)》的主題曲﹐不讓其他歌手獨美。

誠然﹐那個年頭跑去影音店租這部電影的LD來看﹐都是因為SL演唱主題曲的緣故。于榮光當時在香港不算很出名﹐如果不是89年的《秦俑》 ﹐于飾演了反派角色白雲飛﹐和主角張藝謀的蒙天放在銀幕上旗鼓相當﹐可能大眾會對他連一點印象都沒有。香港的男演員都有點奶油或還沒有戒奶的模樣﹐甚少有于榮光張豐毅這類比較陽剛氣的演員﹐也許只能歸究水土文化和氣候的差異罷。

關於電影故事大綱﹐則不在這裡多贅﹐勞煩各位跑到這位甄迷的網址參閱。後來美國電影公司Miramax 鑑於袁和平在《Matrix》及《臥虎藏龍》 中出神入化的動作指導﹐買下了發行權﹐冠名《Iron Monkey》﹐配上英語對白﹐2001年在美國1,200間影院上映。有時候在家打開電視﹐透過那些24小時的動作電影頻道﹐偶爾仍可一睹于甄二人飛簷走壁﹑梅樁激戰的功架身手。他們一身古裝﹐滿口英文﹐感覺趣怪至極。


許愿和胡偉立先生合作的《當我眼前只有你》﹐憑著蕭涼不已的二胡﹐脈脈流瀉出「為誰風露立中霄」的小調韻味﹐比之Dick Lee古今融合的《紅顏未老》更貼近傳統編曲的模式。林夕首次為SL同時寫出國粵兩個版本﹐《當我眼前只有你》和《是情非情》﹐雖然兩者用詞沒有重複﹐但結構意境相符﹐當時的林夕確有才情。個人比較喜歡《是情非情》多一點﹐也許因為「糾纏的腳步有你就會有我﹐ 此刻你眼睛有我未來的縮影」之句。 SL灌錄《當我眼前只有你》的時候正值傷風大感冒﹐所以聽得出鼻音很濃﹐不過她的高音仍然很準﹐抱病灌錄專輯﹐可知當時檔期十分緊迫﹐不容有失。


胡偉立先生1937年出生於香港﹐1960年畢業於北京藝術學院﹐1986年在TVB 從事電視配樂製作﹐作品如《燃燒歲月》﹐《怒劍嘯狂沙》﹐《火玫瑰》和《大時代》。後來從事電影配樂﹐和徐克在《黃飛鴻 - 獅王爭霸》﹐《梁祝》和《東方不敗之風雲再起》等合作過﹐是徐的班底之一。胡筆下的《一起走過的日子》﹐充滿傳統風格﹐是90年代初劉天王一首人所共知的單曲。

胡偉立先生現居加拿大多倫多﹐2007年一月曾跟多倫多交響樂團合作﹐重新編排他的電視電影原聲作品。

原刊﹕ 16/06/2007

9.23.2009

紅顏未老


二年春天﹐我在校舍旁邊的HMV無意中找到Dick Lee的專輯《Orientalism》﹐如獲至寶。

《野花》已然面世﹐當時對Dick Lee的音樂才華真是head over heels﹐絕對瘋了。現在回看這張專輯的最後一頁﹐日子改變了很多人和事。譬如李稱許愿為﹕ new "forever" friend﹐感謝許愿為這張專輯命名﹐所有歌曲的版權更歸於二人組成的Fried Rice Music。當然二人曾經如膠似漆的合作關係已隨風四散 (但是也有一些夥伴仍然不捨不棄﹐如 Music and Movement ﹐Lim Sek 和 Yee Lin﹐依然留在DL及SL的身邊)。整張《Orientalism》專輯﹐個人最喜歡的兩首作品分別為《With Every Day》和《Thanksgiving》。《Thanksgiving》也就是憶蓮《紅顏未老》的英文原曲。


周耀輝先生筆下的《紅顏未老》﹐纖柔細膩如瘦金體宮筆畫﹐透過鏡內鏡外﹐道盡一個「等愛的女人」的心聲﹐和《不如重新開始》的歌詞赫然前後呼應﹕

望鏡內的是我
望鏡外那一個

貌似熟悉是我

卻感覺不是我
這四句用詞淺白﹐但很深刻地道出歲月荏苒的無奈﹐是每一個人成長必經的心理關口。有時候覺得周的歌詞婉約有餘﹐但跡近深閏呢喃﹐對影自憐﹐有點被動。幸而一句「即使有日天地老﹐未老的是我未來」﹐對茫茫歲月仍充滿著達觀和勇氣﹐是整篇歌詞「峰迴路轉」的曲筆所在。Dick Lee的歌詞則比較率性天然﹐因為《Thanksgiving》是獻給造物主的感恩頌﹕

If I could have my way

I'd do it all again

And let each moment stay

The way it's been the same

I've been in love

Though there was pain

There have been laughs and tears

But then, I'd do it all again
Thank you for the time Everything that's mine
You've been there in times I've felt

Nothing's going very well

But you made me see

I have all I need

All the times You've shown the way

Now it's time for me to say
Thank You for the life

You've given light and air

You've given watchful care

That's let me do my best

Because I know You're there

And now, I pray

Please know I mean it when I say

How good it's been

I'd do it all again


「Though there was pain / There have been laughs and tears / But then, I'd do it all again」 之句令我想起SL的《只要我活過哭過》﹕「只要我活過哭過 / 不怕我活錯哭錯 / 即使這也叫任性 / 讓我且一次任性 / 像野花一次開過 / 便算一生燦爛過」﹐我們隨行了這些音樂這麼多年﹐歌詞中的訊息都滲進了血管裡去﹐再也不能分割。

雖然歌冊中《紅顏未老》指出歌曲是由趙增熹所編﹐但很明顯中文版的配樂是根據英文版Joshua Wan 的編曲﹐兩首歌的配樂處理﹐差別不夠5%。《紅顏未老》的配樂和《野花》的風格同屬一路﹐《紅顏未老》沒有了DL的和音﹐感覺更為古色古香。古箏的前奏﹐ 從寂靜中入世﹐如燕蹴琴弦﹐淡雅清脆﹐接著二胡嬝嬝蕩起﹐悱惻低迴﹐在數秒鐘內已為歌曲營造出sentimental 的氣氛。跟《野花》的piano ballad 不同﹐《Thanksgiving》的rhythm arrangement 是很大路的 R&B (即有點80年代後期常見的曲式﹐跟《讓我笑吧》和關淑怡的《地老天荒》R&B版相仿﹐現在聽來編曲有點dated)。趙增熹在《紅顏未老》中把 R&B的元素沖淡了一點來迎合90年代的口味﹐十分明智。副歌部份的配樂異常豐盛斑爛﹐中國樂器如古箏二胡琵琶笛子鏗鏘抑揚﹐西方弦樂則融和酣暢 ﹐兩種元素再一次編織出錦鏽華麗的樂章﹐令人想起《野花》燦然盛放的某個隆冬。


若論演唱技巧﹐SL當然將歌曲發揮得更精彩﹐畢竟她的高音來得從容之餘﹐帶著不慍不火恰到好處的感情。SL現場演唱《紅顏未老》不多﹐曾在93年的《天地野花情撼紅館》演唱會安排在《再生戀》舞台劇後。後來基於歌曲剛剛推出﹐現場反應沒有如期熱烈﹐於是監製換了誰都熟悉的《前塵》。

繼後在香港舉行的演唱會﹐《紅顏未老》仍是未到的未到。但是不少人仍然會等下去。

原刊﹕ 09/06/2007

9.20.2009

天大地大


《志雲飯局》中﹐林夕雖說林憶蓮是行內出了名訴求嚴謹﹑思維抽象的音樂人﹐然而《天大地大》無疑是二人從90年合作以來最出色的粵語作品。

從《灰色》開始﹐SL的經典跳舞單曲﹐絕大多數都是出自林振強先生的手筆﹕《一分鐘都市一分鐘戀愛》﹐ 《燒》﹐《傾斜》﹐《瘋了》﹐《醒醒》﹐《始終一天》……每一首都說不出的尺碼合適﹐讓文字音樂和歌聲引發出意想不到卻又奧妙無窮的化學效應。到了93年 ﹐林夕除了為專輯寫了ballad 主打歌《不如重新開始》﹐還負責了舞曲《天大地大》﹐包辦了一快一慢兩首重頭主打作品﹐足見SL的歌詞已漸從近乎林周潘《三筆管》雄霸天下的局面﹐走到了更多元化的合作 teamwork。而《天大地大》也引出了另一段兩大天后對撼的小插曲。《天大地大》和葉蒨文的主打舞曲《走火入魔》同時派台﹐被香港樂評人在顯微鏡下煞有介事地分析比較﹐最後在口碑和流行程度上《天大地大》贏了漂亮一仗﹐可說是93年香港樂壇為人樂道的韻事之一。


《天大地大》的原曲是《Gotta Learn My Rhythm》 ﹐出自soul dance / R&B 宗師鐵三角 Antonio "L.A." Reid/Kenneth "Babyface" Edmonds/Daryl Simmons筆下﹐ 收錄在R&B男女合唱組合Damian Dame 91年的同名專輯內 (不幸地﹐該組合已成絕唱﹐女主音歌手Deah Dane Hurd 在94年6月27日一宗車禍中罹難﹐男主音歌手Damian Broadus 則在96年同日病逝)。原曲的街頭hip hop 風格比較濃烈﹐因為旋律起伏幅度巨大﹐低音主歌部份由男聲演繹﹐高音副歌部份則為女聲負責﹐中間還包括了一段rap﹐此舉在90年代初期甚為風行 (如《心野夜》和《瘋了》)。

歌曲來到了陳明道手上﹐改動主要為了讓歌曲的格調提升及將結構streamline﹐如DJ scratching 只留在歌曲的開頭部份﹐保留了淺嚐輒止的hip hop濃度﹐不再走《推搪》走過的路線。而原曲近似accordion的鍵盤和弦﹐則從過場部份刪去(因為聲效已見過時)﹐只大量運用了drum and bass (低音結他尤為精彩﹗) 來襯托出SL高低飄蹤的主音旋律部份。單從整首歌曲的旋律及編曲而論﹐佈局何其精心﹐如行雲佈雨﹐大氣磅礡﹐極具epic 的架式﹐堪稱SL舞曲中最出類拔萃的作品。

WhiteboardSandy 的 Linus指出《天大地大》總共有六個版本﹕1) 白板碟version (長album version 6秒!)﹐ 2) album version﹐3) 國語版《非愛不可》﹐4) 天地野花個唱劇場版﹐5) remix version (收錄在93年《滿天星音樂 Vol.1》)﹐及6) 「美其名」special effect ending version (收錄在02年《回 憶蓮》)。


林夕的歌詞令單曲如虎添翼。《天大地大》是一段感情蒸發後單方面的post mortem ﹐雖然往日之日不可留﹐無法扭轉既成事實的結局﹐然而從痛定思痛的過程中﹐足使人吸取金石不移般深刻的教訓。感情的事﹐剛不可久﹐柔不可守。激情高速燃燒 ﹐只有今天沒有明天﹐在短期內便會耗盡。若任由它冷卻淡薄﹐總有一天只會庭院荒棄﹐乏味疏離。難以肯定是否天地已倦﹐容納不了盛世之戀有開花結果的一天。但變了質的感情﹐踐踏過的白紙﹐回頭路顯然已遙不可及。感情如何拿捏平衡﹐實在是《天大地大》的主旨。前文提及《不如重新開始》儼如現代《天問》﹐《天大地大》裡的提問﹐為數也不少﹐而且也很值得反覆追問﹕

甚麼使黑夜白日顛倒一一變色?
為什麼你我漸認不出當初記憶?

愛到這樣盡情為何天大地大仍難繼續?

過去註定未來原來不能回頭怎能回頭?

甚麼使彼此眼光似隔了污煙?

想得到卻想不到怎麼會同踏上不歸路?
其中高潮一句﹕「情感虛耗方知道原來是越淡薄越是淡薄越是好」一氣呵成﹐擲地有聲﹐卻又難掩現實殘酷的真相﹐令人百感交雜。後來林夕的詞充滿禪理﹐反而這種看不透的執著更有血有肉﹐也較具都市氣息。

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初期﹐香港樂壇極大部份的跳舞單曲都是改編作品﹔唱片公司/歌手一方面引進日本的 J-pop (如夏日寒風﹐Monica﹐跳舞街)﹐另一方面輸入歐美 soul dance (如Miss You Much﹐震盪﹐灰色)。舞曲的編排早期仍然比較 camp﹐經典有《七級半地震》和《熱咖啡》﹐但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舞編如《一分鐘都市一分鐘戀愛》和《信自己》﹐已能與國際專業水平看齊﹐當中進展的確神速。香港作曲人裡﹐寫跳舞音樂比較出色的有郭小霖(無心睡眠)﹐劉以達(馬路天使)﹐倫永亮(烈焰紅唇)﹐楊振龍(獨自去偷歡)﹐黃尚偉(狂野之城)﹐譚國政(鐵幕誘惑)﹐江志仁(決心 remix) ﹐ 雷頌德(花花宇宙)﹐及新力軍藍奕邦(Encore) 等。饒是如此﹐80/90年代經典的舞曲絕大部份都是引進入口產品。


自80 年代末期起﹐林葉兩名一線女歌手素被香港傳媒放在擂台上單打獨鬥。葉蒨文比較出名的舞曲均來自Madonna 及Janet Jackson 如《200度》﹐《海旁獨唱》﹐《心裡的陽光》和《信自己》﹐可說漸漸由白變黑﹐愈跳愈快。狹路相逢﹐93年林葉二人同時改編了 Reid/Babyface/Simmons 鐵三角的作品﹐《Gotta Get My Rhythm》成為了《天大地大》﹐而 Whitney Houston 的《Queen of the Night》則成為了《走火入魔》。

當時﹐很多人聲稱分不清兩首歌曲﹐因為兩者「過份相似」。其實兩者雖是姊妹作﹐但絕對不是雙胞胎。在旋律曲風上﹐兩首作品根本截然不同。論潮流﹐《走火入魔》的high pressure 曲式其實比《天大地大》的慢BPM舞曲trendy得多﹐畢竟《天大地大》的原曲面世已差不多兩三年﹐而《走火入魔》隨著電影Bodyguard 的OST合輯新鮮出爐不久﹐乘著的是當時崛起的電子高壓浪潮。但論旋律和結構而言﹐《走火入魔》則過於重複﹐只聽過一次主歌一次副歌已沒有其他變化可待﹐ 難免有種疲勞轟炸的錯覺。《天大地大》則層序漸進﹐一步一步邁向高潮﹐是一種epic 式的鋪排﹐野心較大。至於唱功方面﹐也只能說是蘋果和橙﹐不能相提並論。葉當時的唱法﹐秉承原曲Houston 大開大闔的巨肺路線﹐唱得不比原曲遜色。當時香港樂壇女歌手能有這種演唱水平﹐委實屈指可數﹐放諸現今香港樂壇更是絕無僅有。

SL的唱法則比較個人﹐沒有要求與原唱 Damian Dame 的女主音相近﹐講求收放平衡﹐主歌纏綿含蓄﹐副歌假聲嘹亮﹐節奏疾徐有致﹐歌曲比較多面化﹐發揮機會較大﹐效果也比較明顯。當時不少報章都將兩首歌拿來炒作比較﹐《天大地大》成績的確比較深得人心。 (香港樂壇改編自Babyface et al 的其他作品包括《一分鐘都市一分鐘戀愛 (The lover in me)》﹐《夜生活 (The way you love me)》﹐《多得他(Superwoman) 》﹐《別人的情歌 (Another sad love song)》﹐《深呼吸 (Breathe again)》和《貼身情人 (Don't mess with me)》。SL也翻唱過《When can I see you again》和《Take a bow》兩首英文歌)。


《天大地大》的現場版本不少。93年「天地野花情撼紅館」個唱﹐《天大地大》是半首主題曲﹐而且劇場版perform一次﹐encore一次。第一次看劇場版覺得點像「歡樂今宵」那類型家庭綜合式節目﹐唱兩三句歌做一段短劇﹐配角進進出出﹐眼花繚亂﹐說胡鬧不是說很有深度又不是。劇場版先以情歸何處的問題為出發點﹐SL去看相﹑看心理醫生﹐去看社工﹐再鬧上法庭。全劇最令人難忘的是周匡朝先生(姑媽) 唯肖唯妙的反串造型和從容自如的演技﹐要不整個劇場版則不堪設想 (周在2003年病逝﹐實是演藝界的重大損失。SL在「夜色無邊」的slideshow﹐也有周的合照﹐以茲惦念)。影音版本裡﹐SL在劇場部份的 live 比 encore 時唱得好﹐收音也比較清晰。當然﹐最後花團錦簇N人大轎﹐手提風扇的經典場面﹐非愛不可。到了96「憶蓮盛放」﹐《天大地大》是medley的一環﹐SL 的窗簾布長衫﹐開創時裝新領域。到了05「夜色無邊」﹐《天大地大》的 tempo 調得稍為更快一點(1/8)﹐我覺得是Diva Medley部份最最出色的一首歌。


《天大地大》在各大流行榜上佔據過榜首的位置﹐也可說是《不如重新開始》整張專輯畫龍點睛之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舞蹈傾巢而出的星工廠MV﹐ 據WhiteboardSandy﹐天橋拍攝地點為前觀塘汽車渡輪碼頭。

原刊﹕ 02/06/2007

9.15.2009

不如重新開始

如重新開始》是製作人許愿首次為憶蓮負責作曲的作品。 單曲成積不俗﹐曾經佔據香港數大流行榜的榜首位置。

《不如重新開始》的旋律義無後顧地疾走親民商業的路線﹐依稀更帶著上張專輯主打歌《寵愛》的影子 (副歌部份)﹐策略絕對以守為攻﹐穩紮穩打。單曲剛剛派台的時候﹐藉著林夕落筆精準的歌詞﹐和趙增熹充滿電子感和《鬼谷怪談》般引人入勝的編曲﹐的確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也提升了業界及樂迷對於這張新專輯的期望。開宗明義的單曲﹐呼應了不少人對SL邁步向前﹐「重新開始」的心願。


漫談至今曾介紹不少和SL合作過的音樂夥伴﹐但一直沒有特別介紹許愿先生﹐誠然全受個人主觀因素所左右。個人觀點歸個人觀點﹐許先生的才華無可否認﹐他確是一位充滿創作力的演藝工作者﹐對音樂和舞台有令人敬佩的判斷力﹐幹勁和熱忱。

1985年自加拿大學成回港﹐許加入TVB作排舞師。當時在TVB做舞導藝員的還有謝天華 (84) 和陳小春 (85)。與SL及倫永亮相若﹐許深受歐美潮流及音樂風格影響﹐對 pop ballad﹐ R&B﹐soul dance﹐jazz 等有獨到的認識及了解。從87至94年﹐許對SL 的音樂事業作出過重大的貢獻。在新力期間﹐SL得到許的引導和激勵﹐決心戒煙減肥練氣學唱歌﹐挑戰了改編東洋歌曲的大氣候﹐漸漸摸索到合適自己的歐美歌路 (如改編 Berlin 的《Take My Breath Away》為例)。經過許的型像指導﹐SL從最初「東洋傻妹/反叛少女」的尷尬型像﹐成功蛻變成綽約獨立的都市女性。


建基於本身豐富的舞台劇及排舞知識和經驗﹐許愿給予SL的 input 是全面性的﹔常以整體概念來統一單曲的多項元素 (旋律﹐歌詞﹐編曲﹐演繹﹐造型及舞蹈)﹐務求單曲極盡視覺及聽覺的效果﹐令人印象難忘。如 SL演繹《激情》及《灰色》時的流麗動作﹐過了二十年依然在不少人腦海裡記憶猶新。後來這種 一絲不苟的 stylistic coherence 更從單曲提升到專輯的層面﹐誕生了一系列的概念專輯﹐為SL奠定了一線女歌手的地位。

其後許愿和 SL及林青峰成立了星工廠經理人/唱片/舞蹈公司﹐又和 Dick Lee 成立了 Fried Rice Music﹐ 讓SL簽約 Amuse (Beyond 的日本經理人 )﹐進軍日本市場﹐為很多香港電影製作過原聲配樂如《晚9朝5》﹐《金枝玉葉》﹐《等愛的女人》﹐《色情男女》﹐《千言萬語》﹐旗下藝人曾包括翁倩玉﹑陳小春﹑謝天華﹑白嘉倩﹑李思捷﹑譚耀文﹑陳豪等。


當 93年SL新專輯面世之時﹐許取用了自己的作品來作主打歌之一﹐可說承接著重新開始的主題。《不如重新開始》的旋律和結構十分簡單﹐主歌副歌﹐大部份的音階變化都在人的掌握和預料之中。也許如許愿所言﹐若將旋律以R&B的曲式唱出﹐會更令人體會作曲人的用心﹐而結尾的數句也不會像專輯版本那樣忽馳忽止﹐有點介乎另類和大路之間﹐莫可名之。

《不如重新開始》是林夕首次為SL寫專輯的點題主打歌曲。對上三張專輯﹐林夕為 SL寫的歌詞都比較甜蜜溫馨﹐如《你令我性感》﹐《一輩子心情》及《由你開始》﹐都是感情生活比較圓整的時候﹐情不自禁流露的愉悅。《不如重新開始》依稀回到《都市觸覺》的起點﹐感覺如《三更夜半》同一類型的深宵獨白。主歌先是一連串的假設 (不如……不如……)﹐輾轉反側﹐難以成眠。副歌部份則是一連串的提問﹐彷彿都市女性版的《天問》﹕

生命是否是天黑等到天亮 我卻太害怕以後亦是同樣
生命是否必須找一個方向 誰擁有同樣的心靈值得我分享


然而這一闋詞仍然有積極的一面﹐因為若對目前的生活方式感到不滿﹐付諸行動﹐的確比自怨自艾來得實際。「不如重新開始」這六字﹐更成為了王家衛電影《春光乍洩》裡兩名主角的一句名言。 趙增熹的編曲彌補了旋律的局限。譚寶碩先生的尺八簫帶有濃厚的東方神秘色彩﹐加上彈動不休的合成樂器和電結他的和弦﹐中西新舊元素衝激﹐作出強烈參差的對比。趙也憑著這首單曲奪取了93年度的「最佳編曲獎」。

除了在「93天地野花情撼紅館演唱會」作為序幕之一外﹐SL在其他的個唱沒有演繹過這首單曲。雖然歌曲的知名度不低﹐但因為旋律的商業濃度太高﹐不像《微涼》及《給等最久的人》般是眾多樂迷魂繫夢牽的首選。相信這首點題主打歌出現在未來個唱中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要怪﹐只能怪SL的好歌實在太多了。一比較下來﹐總有取捨。也因如此﹐《不如重新開始》在SL眾多的歌曲裡﹐佔有一個特異的地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 當然﹐盛世之戀﹐往往在日落前就結束。自SL95年離去﹐97年金融風暴後﹐星工廠財困的傳聞不絕於耳。後來聽從堪輿大師指點﹐許改名「願」為「愿」﹐公司易名「星星工廠」﹐可惜仍未能扭轉局勢。到了今天﹐星工場的規模極其清減﹐02年曾在SL個唱期間復刻93/94的專輯及推出精選碟「以壯聲勢」。近年復刻的作品還包括3吋碟和日文專輯。對於很多沒有在當年買到原版的朋友﹐這些再生版不啻梅開二度。數年前許和旗下藝人種種轇輵的是非傳聞甚囂塵上﹐亦決非在90年成立星工廠之時﹐所能逆料。


p.p.s. 陳小春和陳豪曾言﹐儘管今天雙方已各奔前程﹐他們仍很感激許愿的知遇之恩。

原刊﹕ 2007/05/23

9.12.2009

《不如重新開始》 - begin again


如重新開始》是星工廠和華星簽約後推出的第二張粵語專輯﹐也是合作期間商業和獎項方面最成功的一張。 顧名思義﹐憶蓮和她的team 銳意擺脫以往專輯製作的包袱和自我約束﹐只希望翻過一頁﹐重新開始。雖然《不如重新開始》的十一軌歌曲﹐不論意念曲風均各自獨立成章﹐監製並沒有刻意要把它們湊成一個貫徹鮮明的概念﹐然而這張專輯卻是星工廠和SL 93年多部相關作品的第一環﹐其餘兩個同胞姊妹 project 分別是《天地野花情撼紅館》演唱會和國語專輯《不必在乎我是誰》。三個 project 的歌曲﹐形象和製作﹐都絲絲緊扣﹐互為聲應﹐彷彿是一而三﹐三而一的整體製作。這三個 project 強調的地方﹐都是籌備嚴緊不惜工本﹐跨越地域界限﹐曲風和演繹具有強烈的舞台感﹐和建基於SL過去數年的成功要素而非另闢嶄新門徑。

製作嚴緊

雖然《不如重新開始》道別了SL最為人樂道的「概念專輯」模式﹐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誠然有點不習慣星工廠將專輯的歌曲分作獨立個體來處理。然而專輯每首歌曲的籌備製作都一絲不苟﹐替當時香港流行音樂 production 定下了極高的專業水平﹐成積絕對不容置疑﹐應令不少唱片公司汗顏。《不如重新開始》的原創和改編歌曲比率為7﹕4﹐派台的主打歌的原改比率參半﹐單從這一點已看得出監製人盡量發掘原素材和拓展原創空間﹐實孰誠意之舉。根據 sandyandme 的許愿專訪透露﹐當時許正在東京策劃SL進軍日本市場的大計﹐《不如重新開始》大部份的 vocal 錄音都在日本及新加坡進行。單只錄音混音及交通住宿費用﹐便要比同行的投資為高。清水邦彥和濱野織音的錄音和後期製作﹐實有他們獨到之處﹐整張專輯的音效 ﹐雖然稍有不及《回來愛的身邊》﹐然而接駁手法﹐音質清晰層次﹐仍是當年樂壇作品之冠。

有些人覺得《不如重新開始》沒有了Kinson Chan﹐毛澤西和許愿作專輯平面設計及美指﹐水平明顯不及以前的專輯。個人覺得這張專輯的美術水平仍然可以接受﹐至少Justin Chan 的攝影角度和SL的姿態並不太predictable﹐也拍出了恍惚﹐感性﹐憂鬱種種美態。第8頁銀白色的那一幀照片最耐人尋味﹐尤其SL背後的一隻朝天女人手﹐總覺說不出的突兀﹐堪稱SL所有專輯照片中最古怪的pose。


跨越地域


從《回來愛的身邊》開始﹐星工廠深以亞洲各地精英參與SL專輯製作為傲﹐這次包括了日本的作曲人浦田博信﹐台灣的李宗盛﹐及他的御用配樂家﹐來自馬來西亞的周國儀和錢幽蘭﹐新加坡的 Joshua Wan 和 Dick Lee (當時李已定居東京)﹐及香港的趙增熹﹐黃偉年﹐胡偉立﹐陳澤忠﹐陳明道﹐杜自持(最後一次為SL編曲) 等。因為音樂人來自亞洲各地﹐他們的背景也深深影響了作品的風格﹐如李宗盛的兩首抒情歌﹐都屬於台式流行情歌的格局﹐親民直接﹐不玩高深﹐堪稱「凡有井水處﹐即能歌宗盛詞」。但經由 Joshua Wan 將旋律改編﹐卻又成為了輕快悠揚的爵士曲風﹐披起了都市優皮的糖衣。浦田博信的中板 J-pop﹐陽光燦爛﹐令人回想起 SL初出道洋溢東瀛曲風的作品﹐隨心率性。Dick Lee 的 ballad﹐委婉千迴﹐依舊貫徹華洋並存的明麗風格。這些來自不同地方的音樂元素﹐令《不如重新開始》的音樂風格呈現強烈的反差和對比﹐像一場豐富的自助餐﹐聽眾各適其適。

情撼舞台

《不如重新開始》的單曲具有強烈的舞台感和發揮性﹐如《天大地大》中花團錦簇的「N人大轎」﹐《震撼》裡活力四射的風火海﹐和用以答謝樂迷的《風中的歌》﹐都充份表現了音樂和舞台 ﹐兩者的鍥合為一不能分割。雖然SL以往有很多作品都極其 theatrical 及 dramatic﹐如《鷹與星》﹐《一分鐘都市一分鐘戀愛》﹐《傾斜》﹐《再生戀》等﹐但因為專輯《不如重新開始》是個唱的前奏﹐視覺及具體舞台的配合及需求﹐則更為熾烈。加上《當我眼前只有你》和《當愛已成往事》同是電影的主題曲﹐令人自然而然聯想起銀幕上段段相應的情節﹐使單曲並不局限於純聽覺的享受。

(《假如讓你吻下去》﹐當年雖不是為某一部電影作品而寫﹐然而林振強先生的歌詞卻蘊含濃厚的故事性。2005年﹐阮世生將它珍而重之採用為電影《神經俠侶》的插曲﹐襯托出一段激情熱吻戲﹐恐怕李林也始料不及)。


穩守陣地


和對上的《夢了瘋了倦了》﹐《野花》和《回來愛的身邊》三張粵語專輯相比﹐《不如重新開始》所走的路線絕對大路和保守。除了單曲和配樂的選擇都作過精準的市場考慮外﹐曲風都帶有SL以往成功案例的影子﹐使人有「故地重遊」的錯覺。如《不如重新開始》﹐旋律及結構和《寵愛》有些相似﹐配樂為求安全至上﹐許愿趙增熹聽從華星意見﹐ 捨 R&B 而取大路的 ballad﹔《天大地大》改編自 Reid/Babyface/ Simmons 鐵三角的 soul dance 作品﹐素來是 SL 的最強項之一﹔《紅顏未老》是改編自 Dick Lee 92年的作品《Thanksgiving》﹐二胡和古箏赫然令人想起經典的《前塵》和《野花》﹔《震撼》呼吸著八十年代 disco 的復古氣息﹔《假如讓你吻下去》是纏綿悱惻的抒情單曲﹐盡顯SL女性嫵媚溫柔的一面。這一張專輯以守為攻﹐從一方面來看是監製對市場的調整和妥協﹔但從另一方面來看﹐這張專輯亦因成功的配方﹐孕育出不少經典的單曲。

《不如重新開始》奪取了1993年度IFPI大碟獎﹐即最佳監製獎。以下是1990-99 IFPI大碟獎得主的名單﹕
1990: 《珍重》- 葉蒨文

1991: 《情不禁》- 張學友
1992: 《真情流露》- 張學友

1993: 《不如重新開始》- 林憶蓮
1994: 《餓狼傳說》- 張學友
1995: 《純真傳說》- 郭富城

1996: 《Perhaps》- 黎明

1997: 《不老的傳說》- 張學友
1998: 《我的快樂時代》- 陳奕迅

1999: 《天佑愛人》- 陳奕迅


《不如重新開始》象徵著SL粵語音樂事業光輝的一頁。自94年起SL的事業基地逐漸撤離香港﹐曲風也隨著加盟其他唱片公司﹐及與其他音樂人合作而慢慢轉變。雖然 SL隨後還創下了很多事業的高峰﹐然而《不如重新開始》可說是SL音樂事業的分水嶺。從此之後﹐粵語專輯彷彿漸漸成為了 side project。

原刊﹕ 2007/05/11

9.06.2009

不捨不棄


蓮第一次親自執筆的作品
(當然少不了倫永亮的一臂之力)
在這個世界上
實在有太多人等待看我們去伸出援手
事實上﹐除了給予我們的所擁有外
當我們環顧身邊
尚有許多許多我們可以做的事情
令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不捨不棄》是《回來愛的身邊》的起點。

它是專輯的第一首單曲﹐早在專輯面世三個月前已派台。歌曲的誕生主要為了支持香港世界宣明會的「共創明天」重建家園計劃。據該慈善組織的官方網頁﹐世界宣明 World Vision 成立於1950年﹐是一個救援及發展機構﹕「旨在為貧窮的兒童、家庭及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援助不分宗教、種族或性別。世界宣明會現時的項目遍及全球近 100個國家,幫助超過一億人;推行的援助項目以兒童為中心,因為當他們得到飽足,有棲身之所,可以上學讀書,並且受保護、重視及關愛時,社區便能蓬勃發展」。

1992年憶蓮應香港宣明會的邀請﹐參與了為期五天的探訪﹐親身體驗廣西白褲瑤居民的生活狀況。白褲瑤位於廣西南丹縣﹐是瑤族的一個支系,人口約兩萬餘﹐由於種種地理條件的限制,民生甚為困苦。SL將當時耳聞目睹的和內心感受錄成短訊﹐收錄在SL《不捨不棄》的白板碟裡﹐如下﹕

「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世界上很多人沒有你和我這麼幸運。但是若你沒有親眼看見饑餓貧困的情況﹐沒有親身體驗沒有醫療沒有食水所造成的後果﹐沒有親身聽到貧困的小朋友的哭聲﹐你不會真正了解到什麼是第三世界。而第三世界不一定在很遙遠的非洲﹑南美﹐在離開香港數小時的廣西﹑貴州﹑寧夏便有很多中國同胞每一天都在面對這些最嚴重的問題。我知道﹐因為我去過﹑親眼見過﹑及親耳聽過。雖然大家都知道和接受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但並不代表我們不去理會﹐因為你的關注和實際的支持﹐是可以變成食水﹐食物﹐醫療設備﹐書本﹐學校﹐可以種植食物的泥土﹐和可以建築房屋的材料。你的捐款可以換來希望﹐和一個更好的將來。他們真的很需要你。

「世界宣明會的朋友已經在廣西白褲瑤開始了他們的工作。其中87位比較幸運的小朋友經已可以就讀初中。當我去到探望他們課室的時候﹐我看到他們整齊地坐在很簡陋的書桌上﹐每人都帶著很開心很輕奮的心情﹐因為他們有機會唸書﹐對於他們來說是很難得的機會。當我和他們聊天和唱歌的時候﹐我在他們的眼神裡看到很多明天的希望。所以當我唱到《明天會更好》的時候﹐我都忍不住流下眼淚。因為沒有看到他們﹐你沒法感受到自己身處的世界是多麼的幸福。

「去廣西採訪的一幕﹐令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我和這些白褲瑤族的小朋友一邊玩的時候﹐我拿出身邊差一些快溶掉的巧克力和他們分享一下。我從沒有想到他們是從來沒有看過也沒有吃過巧克力。當他們看到一塊快溶掉的巧克力﹐想吃又不敢吃﹐當他們吃了第一口的時候﹐他們臉上的表情﹑驚喜 ﹑和開心是我這一生不會忘記的。讓我想到的是在香港我們隨手可得的東西﹐對於這些白褲瑤族的小朋友而言﹐如天上掉下來的寶藏一樣。所以﹐如果能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上拿出一點點來和他們分享﹐對於他們已是很大的幫助。」

15年過去﹐也許你會關心白褲瑤族的情況有沒有改善﹖看過一篇2004年的報道﹐ 當地一般的家庭生活仍然十分清苦﹐成年人「在九分石頭一分土的惡劣環境里勞作」﹐小孩仍然要到山下挑水。一家大小住在一間平房,「全家生火煮飯、睡覺都擠在一處。蚊帳被煙熏得烏黑,屋里三鋪矮床上只堆著衣服,竟然沒有一床棉被。仔細看那些家什,除了那頂大鐵鍋,就沒有哪樣東西價值是超過20元的了」。當地的民生水平赫然和城市仍有一段漫長的距離。可幸的是當地初中學生人口﹐已從1992年SL訪問時的87名增升到1020名﹐是改善進度的一個指標。

SL 一向熱心公益﹐根據sandyandme資料﹐91年7月特別加開一場《意亂情迷演唱會》為華東水災籌款。92年全力支持世界宣明會的「共創明天計劃」﹐ 既到當地訪問﹐又參與《共創明天音樂會》的籌款演出。93年3月SL隨世界宣明會往孟加拉為《饑饉三十》作四天親善探訪﹐4月在北京出席《減災扶貧創明天》音樂會,與群星合唱主題曲《樂善的心》。94年9月為溫哥華Mount Saint Joseph Hospital 籌募經費義演﹐10月與張學友舉行演唱會,為芝加哥華人社區籌募興建安老院經費。99年SL回港演出商業電台《饑饉三十閉幕音樂會》。02年11月應「麥當勞叔叔之家」邀請,到廣西向學童派字典,並與陶喆合唱麥當勞世界兒童日慈善主題曲《他們都是我們的孩子〉。04年為達成梅艷芳的遺願﹐出錢出力﹐灌錄了兩首藏經歌曲,收錄在《樂行佛國》合輯﹐為佛會籌款。去年以兒童日大使身份擔任《麥當勞世界兒童日2006音樂會》表演嘉賓﹐例子不勝枚舉。

《不捨不棄》是第一次SL的名字出現在作曲人的credit 裡。從廣西回來後﹐SL將感受溶入音樂裡﹐創作了《不捨不棄》部份的旋律。經由倫永倫修改續寫﹐方始完成。《不捨不棄》的結構雖然簡單﹐旋律有點商業﹐然而SL勝在音域遼闊﹐唱功精純﹐音階起伏間流露天后風範。眾所周知「不捨不棄﹐莫失莫忘」之句來自《紅樓夢》第八回。「不離不棄﹐芳齡永繼」和「莫失莫忘 ﹐仙壽永昌」是薛寶釵的金鎖和賈寶玉的靈玉﹐背後成雙成對的刻言。不知道填詞人周耀輝先生《不捨不棄》裡《紅樓夢》的典故﹐是不是延續《再生戀》的餘韻﹖ 周耀輝似乎對《不捨不棄》這首作品甚為滿意。據WhiteBoardSandy的Linus指出﹐1992年商台的《創作人音樂會》﹐周耀輝當年的自選作品赫然便是《不捨不棄》。無獨有偶﹐林振強先生的自選作品是《醒醒》﹐兩首作品都是《回來愛的身邊》的派台單曲。

《不捨不棄》流行的時候﹐勵志歌還有李克勤填詞主唱電視劇《他來自天堂》的主題曲《紅日》。其他流行的歌曲還有何婉盈/鄧建明的《愛上你是我一生的錯》﹐張學友的《分手總要在雨天》 ﹐黎明的《他來自北京》﹐郭富城的《第四晚心情》﹐王菲的《容易受傷的女人》……在1993天地野花情撼紅館裡﹐《不捨不棄》是狂風暴雨(《震撼》/《醒醒Medley》)來臨前的從容鎮定。2005年夜色無邊的最後一場演唱會點唱環節﹐新加坡歌迷成功點唱到了這歌﹐堪稱異數。

《不捨不棄》也是《回來愛的身邊》的終點。《回來愛的身邊》是星工廠概念專輯的終點。

原刊﹕ 2007/05/03

9.03.2009

愛的世界


時候覺得專輯《回來愛的身邊》到了第十軌《愛的世界》已臻完美無瑕的大結局。《不捨不棄》雖然在詞意上仍然呼應著專輯的主題﹐通俗的旋律和配樂卻自成一格﹐反而更像一首 bonus track。到了最後專輯仍以《回到愛的世界》(即《愛的世界》的純音樂 excerpt) 告終﹐足見憶蓮這一首冷門歌﹐單就旋律和配樂的化學效應﹐已能讓人剎那處身於一片忘憂淨土﹐身心只充滿著愛的和平及喜悅。個人認為﹐《愛的世界》是SL所有作品中最 spiritual 及充滿存在主義 (existentialism) 的歌曲﹐若只以一言以蔽之﹐當可借用填詞人周耀輝先生的另一精辟名句﹕我愛故我在。

定居荷蘭十四年的周耀輝先生對於流行樂壇貢獻良多﹐筆觸直接簡明﹐充滿深意﹐筆下的粵語和國語作品同樣出色﹐而且寧缺毋濫﹐絕少出產次貨行貨 (有關周的故事﹐請參閱sandyandme 網主的的另一個blog i am chi。)。前文提及周先生第一首為SL 填詞的作品為《夜來香》﹐恰好趕上了《野花》傲世驚艷地綻放的季節。接著的《不捨不棄》﹐點題引用了《紅樓夢》的典故﹐卻又鋒芒內歛﹐不見賣弄文采﹐極為高章。到了《愛的世界》﹐開首寥寥數句經已意境並茂﹐把時間﹐地點﹐人物﹐心情作了最微妙的描寫﹕


潮水與夕陽漫退

幼沙裡彷似泛起蓓蕾

輕輕開了 我心裡一對眼睛

讓我窺見這美好新世界


單就這數句已像是最有效的加勒比海旅遊廣告﹐令人馬上冒起請假遠遊的衝動。從觀看美好的天空﹐花朵﹐海風﹐笑容﹐心裡閉起的眼睛終於張開﹐明白到什麼叫愛﹐ 什麼叫戀。也許人生就如一場漫舞﹐漫舞中我們漸漸懂得如何擁抱世界﹐也讓別人窺見自己心裡的世界。喜歡這樣簡單的歌詞﹐雖然說的是愛﹐但沒有造作﹐一切是那麼自然﹐沒半點疑慮及計算。


《愛的世界》這首歌曲﹐是音樂巨人杜自持先生 (Andrew L Tuason) 為SL迄今最後一次作曲﹐《風中的歌》則是最後一次編曲 (二人在03年的《雄心飛揚》又碰面)。SL 和杜首次合作始於專輯及單曲《灰色》。杜曾為SL 不少出類拔萃的流行作品負責編曲的工作﹐包括很多樂迷的心頭所好﹕《一分鐘都市一分鐘戀愛》﹐《走在大街的女子》﹐《沒有你還是愛你》和《沒結果》等等。杜對於爵士樂和拉丁曲風尤為擅長﹐其中《點唱機》和《哈囉感覺》只算小試牛刀。雖然香港的改編歌曲風氣盛行﹐然而並不等如每一名編曲者都只會依樣葫蘆﹐欠缺創作及發揮的機會。《最佳男主角 (頒獎典禮後……at his penthouse suite)》和《夜生活》便是很好的例子﹕前者僅保留了原版的旋律﹐配樂卻是杜重新編排﹐包括中段精彩萬分的結他 solo﹐後者跟《傾斜》類似﹐只保留了原版的編曲﹐旋律都經由杜去蕪存菁﹐脫胎換骨。


杜為 SL 寫的作品不多﹐《都市心》和《一輩子心情》都是以R&B 為主。《愛的世界》的旋律簡雅﹐配樂只是以keyboard﹐結他及soprano saxophone﹐然而在 RSS 音效的整理下﹐從第一聲「水滴」到歌曲餘意不斷的尾聲﹐都充滿了廣闊的空間﹐讓人的心靈能隨意起舞漫遊﹐暫別一切灰塵。


杜的音樂生涯多姿多彩。他曾為劉德華監製過紅遍亞洲的《忘情水》﹐《一起走過的日子》﹐《謝謝你的愛》。九七年的時候在TVB的回歸典禮上出任音樂總監﹐指揮香港管弦樂團的演出。1995年至1998年間﹐杜是香港百代的A&R總監﹐到了2001年他成立了自己的 production house (Bebop Music Limited)﹐ 專攻廣告歌曲及演唱會製作的市場。2003年沙士肆虐﹐杜出任了《雄心飛揚》的監製﹐和50多名中港台藝人合作﹐也是梅艷芳最後一首灌錄的歌曲。杜旗下出品最成功的廣告歌曲﹐莫過於2004年的《藍色飛揚》 ﹐也是作曲及音樂總監一手包辦﹐等閒地出動了九名藝人: 郭富城﹐周杰倫﹐鄭秀文﹐蔡依林﹐F4及陳冠希﹐雄資力捧﹐哄動一時。2005年杜完成了50多場《雪狼湖》的指揮﹐2006年9月還作為陳潔靈葉麗儀等唱將在馬來西亞演出的音樂總監。作為一名音樂人﹐成積輝煌。希望他和SL日後仍有合作的機會﹐擦出新的火花。


SL 演繹《愛的世界》﹐真是飄忽處如微風拂來﹐不費吹灰之力﹔輕柔處如細雨遊絲﹐在耳邊摩娑低迴﹐聽後令人身心完全放鬆﹐只能神會。2004年《港樂》﹐SL 給予樂迷極大的驚喜﹐ 以《愛的世界》揭起序幕﹐清脆嘹亮的歌聲響徹入雲﹐「我看天﹐誰在那天邊呼喚我」真如拈花微笑﹐令在場所有觀眾屏息靜氣﹐摩訶不可思議。

2007音樂會的配樂較專輯錄音版本更豐富精彩﹐周國儀的爵士鋼琴故然一絕﹐Si-won Park 的大提琴中段獨奏﹐更是優美高雅﹐讓本來爵士味濃烈的歌曲抹上一點古典色彩。SL的演繹有別於專輯版含情脈脈的和風耳語﹐現場的詮釋﹐彷彿走過了一段漫長漫長的路途﹐當中歷盡崎嶇起跌﹐然而終於歸家的目標在望﹐激發起內心深處的快樂愉悅﹐感染力瀰漫四周。

SL也藉著《愛的世界》及背後生動活潑的投影畫面﹐衷心感激台前幕後眾位的音樂人及合作伙伴。2007音樂會的成功﹐這些獨當一面﹑來自中外的參與者﹐委實勞苦功高。

原刊﹕ 2007/04/28

8.31.2009

始終一天


終一天 世上再沒有戰火的蔓延
地球和人類會和平共處

驚世的愛滋病會被戰勝始終一天 ......


《始終一天》是《回來愛的身邊》最後一首派台單曲﹐華星/星工廠替這首歌做宣傳的時候已踏入93年1月﹐ 和專輯第一首單曲《不捨不棄》相距足足有半年時間。《醒醒》和《始終一天》都是很出色的舞曲﹐ 個人比較喜歡後者﹐因為旋律和編曲都比較接近《都市觸覺》階段的快歌﹐是不可解釋的依戀和情意結。 聽《始終一天》﹐想起 George Michael 自己寫給自己的另一首單曲《Too Funky》。兩者在旋律和配樂上都有同胞所生的明顯特徵﹐ keyboard 和 percussions 都玩得很放很精彩。

作為一個歌手﹐GM 算是蠻念舊﹐和Wham﹗ 隊友 Andrew Ridgeley 分道揚鑣後﹐一直對他的兩名女和音歌手 Shirlie Holliman 和 Pepsi Demacque 眷顧有嘉。1987年 Pepsi & Shirlie 獨立發展時﹐處女專輯《All Right Now》由GM 監制﹐主打歌曲《Heartache》揉合 dance 和R&B﹐唱得街知巷聞﹐其他單曲包括《All Right Now》﹐《Can't Give Love》 及《Goodbye Stranger》。許願將《Heartache》改編成《灰色》﹐SL 繼續披著一頭野性波浪巨髮﹐配合經典劃符動作﹐《灰色》成為全年十大﹐SL人氣更上層樓。


四年後﹐Pepsi & Shirlie 推出第二張專輯《Change》﹐主打歌曲《Someday》出自GM 手筆。本來這首單曲應收錄在《Listen Without Prejudice Volume II》﹐但因為 Pepsi & Shirlie 要東山再起﹐於是 GM 慷慨割愛。(題外話﹕《Listen Without Prejudice Volume II》從未面世﹐其中的單曲《Too Funky》﹐《Do You Really Want To Know》和《Happy》都轉到為愛滋病基金籌款的合輯《Red Hot + Dance》。自1993年起GM 和新力進行合約訴訟﹐輾轉糾纏至96年GM 跳槽Dreamworks SKG 才暫告段落)。


1991年《Someday》打進流行榜十大位置。然而時而世易﹐專輯其他的歌曲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歡迎。同年 Pepsi & Shirlie 也步上Wham﹗ 的後塵﹐解散組合。 99年 Pepsi & Shirlie 再度合作﹐為Spice Girls 破門出教的成員 Geri Halliwell 的個人專輯作和音﹐令 Halliwell 的音效比樂評人想像中和諧得多。Pepsi 後來參與了歌舞劇的演出﹐現居紐西蘭。Shirlie 結了婚﹐曾幫助 GM 打理他的國際歌迷會事務。


祖籍希臘的GM 原名Georgios Kyriacos Panayiotou﹐1965年6月25日出生。1982年出道﹐這年剛好進入銀禧﹐在去年11月推出了裝精選專輯﹐以饗天下死忠硬飯。雖然GM 近年的花邊新聞如影隨形﹐音樂才華 (唱功 + 作曲 + 填詞+ 編曲) 不容置議。上一張專輯《Patience》總銷量超過300萬張﹐單曲《Amazing》和《Flawless》鋒芒猶在。2007除夕﹐GM在俄國接受私人邀請﹐一小時的演唱酬金高達$300萬美金﹐號召力不遜當年。2006年9月至12月GM在歐洲各大城市舉行了50場的25周年巡迴演唱會。2007年夏天他繼續巡迴﹐首站於5月在丹麥出發。

《始終一天》有一種80年代dance 的餘韻﹐programming 當然比以前更複雜。林振強先生的歌詞和GM 的版本極為類似﹐可說多了一點情慾﹐但少了原版的死纏爛打。雖然林的歌詞押韻的句子不少﹐然而卻運用得極為高明﹐不見刻意﹐絲毫不損歌曲的流暢﹐不愧是高手。《始終一天》論理是一首合唱歌曲﹐倫永亮大師和SL 從頭合唱到尾﹐雙劍合璧威力無窮。SL的唱功亦剛亦柔﹐比之原唱組合的vocal 更為出色。濱野織音的音效加工﹐令飄忽聲音兩邊走﹐令人聽得甚為過癮。

《始終一天》的白板碟中還有兩個搖滾狂野的混音版本(詳見WhiteBoardSandy)﹐ 由陳澤忠操刀。長版重現在《不如重新開始》專輯之內﹐不過我仍是比較喜歡 euro pop dance 版本的《始終一天》。現場演唱《始終一天》的機會不多﹐只在93年的天地野花出現過。喜歡SL白色的貼身裝﹐配著及背的長髮﹐綽約一如野百合。其中一段和舞蹈藝員拿著幼繩群舞﹐有點像奧運會體操指定動作。至於倫永亮陳明道蘇德華的solo 演奏﹐造詣高明之餘﹐也不禁為他們Band 友的造型駭然失笑。

香港女子組合 AT17 也有一首《始終一天》﹐題材耐人尋味﹐和SL狂野奔放的宣言﹐大異其趣。SAY!

原刊﹕ 2007/04/19

8.28.2009

暖暖紅塵


一次真正的集體努力
而且人多勢眾

歌的意願是計劃一個夢一般的境界

但當中卻充滿現實的憧憬

我們希望歌曲里面有童話般的情懷

卻無稚氣的感覺

所以在樂器選擇及編排上

我們非常之謹慎和講究

完成后﹐又發覺我們極之需要

蕩漾人海的浩瀚感受

我們心想

假如有一隊為數30人的黑人Gospel合唱團

那簡直是天造地設

但在亞洲何來這30位黑人合唱家呢

幸好﹐Dick Lee 的一個亞洲音樂劇 Nagraland

全體成員剛巧在新加坡排演

而當然我們也在當地錄音

因利成便他們便為這首曲完成了精彩的合唱部分

雖然并不是那麼Black﹐但如果不告訴大家

又有誰會察覺?


當時某些報章樂評﹐曾認為《暖暖紅塵》的編曲受了Enya 音樂風格的影響。個人認為兩者的音樂風格雖然都帶有濃烈的 new age 色彩﹐然而前者更接近美國的福音音樂多於 Enya 比較空靈超然的Celtic 曲風。Enya 的演繹風格不算原創﹐在愛爾蘭的民謠裡由來已久﹐其他歌手如 Sarah McLachlan﹐Elizabeth Fraser﹐ The Corrs ﹐甚至台灣的齊豫﹐都精於此道 (隨手拈來﹐Sarah McLachlan 的 《Song for A Winter's Night》 便是一例)。《暖暖紅塵》中除了開首和音部份有點 new age ﹐中途的變奏﹐後段的 gospel 大合唱﹐和 SL 最後渾然忘我﹑充滿爆發力的騷靈唱腔﹐都與 Enya 的演繹及曲風大相徑庭﹐所以兩者共同之處不多。


Dick Lee 的《暖暖紅塵》和《躲起來》的風格截然不同﹐前者磊落大氣﹐後者婉約嬌柔﹐各具特色。《暖暖紅塵》的結構段落分明﹐起伏有序﹐旋律容易上口卻清新動聽﹐沒有呈現半點公式化。周禮茂的歌詞﹐除了宣揚博愛互助的精神外﹐「人群內只覺步兒壯」之句﹐又有點像公益金百萬行的主題曲﹐安排在濃烈激情的《寵愛》之後﹐ 確有清新調劑的作用。


《暖暖紅塵》是黃偉年加盟星工廠後第一首為 SL 編曲的作品。黃偉年在八十年代中期出道﹐曾經組成邊界樂隊﹐包辦作曲﹑填詞及琴鍵手等重要角色﹐當時還在理工主修時裝設計的白嘉倩是樂隊的主音歌手。1986年第二屆嘉士伯流行音樂節﹐ 邊界樂隊擊敗群雄﹐奪得冠軍 (亞軍及季軍得主分別為 Fundamental 及 City Beat)﹐可惜並沒有因為該次獲獎而順利走紅。邊界解散後﹐黃偉年和白嘉倩捲土重來﹐在91年組成 Purple Heart﹐主打歌包括《超越邊界》﹐雖然勇氣可嘉﹐卻仍未能在偶像派當道的樂壇佔一席位。二人在92年加盟星工廠後﹐分別得到和 SL 在幕前及幕後合作的機會﹐也參與了93年天地野花情撼紅館的演出。星工廠/場關門大吉後﹐黃偉年仍然活躍於香港樂壇﹐如為歌手作曲和編曲 (如陳奕迅) 及擔任音樂劇《印象蘇絲黃》的音樂總監。


黃偉年在 Dick Lee 這闋抑揚悅耳的旋律裡得到了充裕的創作空間﹐顯示了他本人的音樂才華。歌曲開始的時候﹐ rain stick 聽來已不像《再生戀》中出現過的浙瀝細雨﹐隱隱描劃出迷霧中輕舟泊著細浪的畫面﹐緊接的拉丁結他弦音倏忽錯落﹐如欸乃一聲﹐暗暗帶出「人海滄滄﹐哪裡是岸」 的歌詞。整首歌的編曲可分為三個部份﹕第一段主歌和副歌只有 SL 和「林泳熹詩歌班」的和音﹐充滿 new age 音樂裡常見的絕塵恬靜。到了第二段主歌﹐加入了拉丁結他﹐比較有 ballad 的味道﹐少了前一段的夢幻飄逸﹐卻多了一絲人間暖意。第三段則是全人類大合唱﹐將歌曲推上了高潮。


福音音樂在美國有龐大的市場﹐福音合唱團培育過不少傑出的歌壇猛將﹐差不多所有著名的騷靈 R&B 女歌手/Diva 都有深厚的福音合唱團底子﹐如 Aretha Franklin﹐Diana Ross﹐Dionne Warwick﹐Whitney Houston﹐Jennifer Holiday﹐Mary J. Blige﹐ Mariah Carey﹐Lauryn Hill﹐Brandy﹐Beyonce Knowles
﹐Jennifer Hudson…… 例子不可勝數。揉合福音合唱團風格「玩過界」的流行歌曲﹐在歐美樂壇屢見不鮮。早在多年前已有 Madaonna 極備爭議性的《Like A Prayer》(主要因為MV)﹐比較難忘的作品還包括 George Michael 的《One More Try》現場版﹐Sting 的《Let Your Soul Be Your Pilot》及 Mariah Carey 的《Anytime You Need A Friend》等等。

《暖暖紅塵》的福音合唱部份﹐由當時 Dick Lee 的舞台音樂劇 Nagraland 原班藝員跨刀演出﹐其中包括 Jacintha Abisheganaden (許林曾出席 Jacintha 和 Dick Lee 92年在新加坡的婚禮。可惜這段婚姻只維持了數年) 和《醒醒》裡客串出現過的 Ricco。福音合唱部份更是由 Dick Lee 的兄長 John Lee 所編寫﹐可謂李氏家將總動員。
藉著《暖暖紅塵》﹐SL 再次展現了她廣闊的音域及風格多變的唱功。歌曲的前段極度柔美﹐假聲無瑕輕亮﹔中段過後﹐SL 在壯麗的和音襯托下﹐全情投入﹐以騷靈唱法投射出嘹亮鏗鏘的歌聲﹐一枝獨秀排眾而出﹐正是星光無法掩蓋。在《呼吸》專輯裡﹐SL 和台灣十一人組合神秘失控人聲樂園(Semiscon)合作了一首《箴言》﹐不單歌詞方面同樣發人心省﹐背景和音大合唱的編排和演繹﹐氣勢博大恢弘﹐更彷彿和《暖暖紅塵》﹐在某程度上產生了微妙的呼應和延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暖暖紅塵》的日語版本《どこまでもこの道を》收錄在《Simple》專輯內。


原刊﹕ 2007/04/12

8.25.2009

寵愛


樂的魔力在於它能牽動每個人的心靈
讓每個人也可分享到那份魔力的魅力

當我們完成了《寵愛》的初部混音之后
我們一致認為今次的群策群力簡直天衣無縫
音樂的力量來自香港、台灣、新加坡及日本的音樂人才的參与

我們希望,音樂可以不斷地打破人与人、國与國之間界限

繼《不捨不棄》後﹐《寵愛》是專輯《回來愛的身邊》的第二首派台單曲。
儘管《寵愛》沒有如預期般﹐令全城進入瘋魔狀態﹔這首單曲成積尚算不錯﹐曾登上過不少流行榜上的冠軍位置。作為憶蓮其實很為難﹐其他同級的歌手隨便交了容易 K上口的功課﹐便可以過關﹐香港的 DJ 和樂評加在 SL 身上的水平則苛刻嚴格得多。也許﹐《寵愛》的旋律和結構有點「公式化」﹐然而我仍十分喜愛這首單曲﹐可以列入百聽不厭的類別。倘若監製稍有不慎﹐這首單曲其實很容易紓尊隨俗。幸而 Joshua Wan 充滿 New Age 風格的編曲和 SL 極其 dynamic 的演繹﹐暗暗扭轉乾坤﹐使《寵愛》披著台式情歌的糖衣﹐仍不失SL 的另類和難度。

民歌手出身的陳秀男是台灣教父級音樂人﹐也是飛碟唱片的主腦人物﹐經常和陳大力共同創作﹐出品如恆河沙數﹐如小虎隊的《放心去飛》﹐王傑/葉歡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郭富城的《我是不是應該安靜的走開》﹐葉蒨文的《瀟灑走一回》﹐張雨生的《大海》﹐林志穎的《今年夏天》﹐劉德華的《情人Happy Birthday》……都是紅極一時﹑台式情歌的佼佼者。陳秀男曾為 SL 寫了《哈囉寂寞》﹐細膩動人﹐《寵愛》是林陳二人的再度合作。《寵愛》的旋律保持一貫寶島常用的流行曲式﹐結構極為簡單(A1﹐A2﹐B﹐C﹐A2) ﹐變化不算繁複﹐也不算出人意表。因為《野花》被主流族群誤作曲高和寡﹐這一次以《寵愛》作主打歌﹐無疑是技術調整。


林振強先生的歌詞﹐ 一如專輯裡的其他作品﹐是不折不扣的「愛的呼喚」。這一次林先生用詞比較通俗淺白﹐不如《野花》般著墨淒美﹐字字攻心﹐然而《寵愛》始末承接流暢﹐激情澎湃﹐和當時樂壇的作品相比﹐仍屬尚品。「敢不敢張開彼此宇宙﹐飲彼此的苦酒美酒」﹐蕩氣迴腸﹐是歌曲畫龍點睛之處。

Joshua Wan 的編曲十分出眾﹐最大的特色莫過於都市感濃烈的 alto 色士風穿插全曲﹐及開頭結尾部份引人入勝的Gregorian 拉丁梵唱。前者塵俗﹐後者絕俗﹐兩種元素交織結合﹐產生出意想不到的 new age 效果﹐加上專輯遠赴日本混音加工﹐倍添透明及空靈感。


SL 以感染力萬鈞的騷靈唱腔演繹《寵愛》﹐主歌濃情如泣﹐副歌深闊如海﹐中段的 ad lib 如煙火般平地破空而起﹐最後竟與色士風激昂的高音合而為一﹐幾不可辨﹐令人嘆為觀止。和音的編排氣勢如潮﹐層層疊疊﹐比之一般K歌的編曲高出不知凡幾。 不管現場表演﹐SL的服飾和白板碟的設計 (見WhiteBoardSandy)《寵愛》這首單曲的motif 是星星月亮太陽﹐饒有意思地配合編曲夜色迷濛﹑星空燦爛的氣氛。其實許愿不只一次使用過這類天文 motif 。90年許愿和老拍擋 Kinson Chan﹐毛澤西曾經擔任過林子祥專輯《日落日出》的美指/設計/攝影﹐當時該專輯的 motif 也是星星月亮太陽﹐而且圖案更加明顯。

《寵愛》的國語版《兩個人的路》由周禮茂先生填詞﹐最早出現於93年星工廠在星馬發行的《不必在乎我是誰》。98年的精選碟《憶往情深》再次收錄該曲﹐也是大部份樂迷接觸該曲的CD 版本。 至於國語原版《兩個人的路》的故事﹐ sandyandme的許愿回憶錄有精彩詳盡的報道。

2007
華納再推出SL的精選碟﹐當以為唱片公司賣大包贈送罕有MV﹐其後卻被精明的粉絲發現很多 MV 都沒有SL 演出﹐只有所謂「泳裝美女」濫竽充數﹐真令人駭然卻步。星工廠出版的《星夜醉語戀歌集》真材實料﹐其中的《寵愛》當然不會掛羊頭賣狗肉﹐赫然有雍容冶艷的 SL亮相﹐而且擺盡靚甫士﹐格調高貴。然而與華納 MV 無獨有偶﹐《寵愛》中竟然也有「泳裝壯男」沙灘嬉水的大特寫片段 ﹐不知道這位男模在MV中代表的﹐是千千億億的「寵愛」﹐還是精精彩彩的「愛寵」? 當然﹐手法高下﹐卻遠非那些「冒牌」 MV 可及。

原刊﹕ 2007/04/06

8.22.2009

躲起來


我們生命緊緊連接起來的除了愛以外
當然還有我們身邊的每一個元素

而這一切構成的愛、夢、情、緣

就像一個旋轉不停的 CIRCLE GAME

當中的離離合合,尋尋覓覓令我們一次又一次的迷惘困擾

看來,我們又須要《躲起來》

獨個去好好思考一下


專輯《回來愛的身邊》有兩首予人與世無爭﹑恬樸寧靜的絕佳原創作品﹐一首是第五軌的《躲起來》﹐另一首是第十軌的《愛的世界》。前者是耳語叮嚀似的 ballad﹐配上變化精妙的 jazz 鍵盤和色士風編排﹔後者則是夕照細沙﹑樹影婆娑﹐充滿熱帶島國風情的慢版 bossa nova。


《躲起來》的旋律簡約優美﹐是一首極有韻味的小品。它既沒有大路情歌的公式化和商業化﹐卻又不失演繹的難度。Dick Lee 所寫的歌曲一向婉轉多變﹐蘊含複雜而濃烈的情感﹐主歌部份慵懶柔弱﹐副歌部份則音調甚高﹐一句接一句﹐流水連綿﹐意韻不斷。


《躲起來》是曾經一度稱雄香港填詞界的「三筆管 」成員之一﹐潘源良先生所執筆﹐也是他在《回來愛的身邊》裡唯一客串亮相的地方。也許 Calvin Poon 為 SL 所寫作品 (尤其主打歌) 的數量稍有不及林周二人﹐然而他的作品﹐屢屢一矢中的﹐極為搶鏡。一如前文提及﹐君不見精彩作品如《還有》﹑《我要等的正是你》﹑《沒有發生的愛情》﹐及繼後而來的《赤裸的秘密》﹐《時光本是無罪》﹐《不敢奢想改變你》…… 潘先生的填詞手法一向實而不華淺而不俗﹐素喜以畫面白描手法 (潘曾當導演及編劇)﹐透過看來平淡無奇的時地人物﹐呈現出情感至甘或至苦的極端境狀 (情濃甜蜜處詳見《早晨》﹑《痴纏》﹐緣盡苦澀處莫過於《決絕》﹑《暗示》 )。


《躲起來》在歌詞方面﹐和專輯裡的所有歌曲迥然而異。潘先生採用了比較另類的敘事角度 (narrative angle)﹐這一次不再從「愛的呼喚者」的方向出發﹐而是來自一個必須暫時離開身邊一切﹑ 必須躲起來調整心情思緒﹑必須重新腳踏實地尋找方向的「被愛者」。雖然敘事角度翻到了硬幣的另一面﹐《躲起來》仍然絲絲緊扣整張專輯的主題。因為精彩紛陳的副歌部份﹐赫然是一篇極其感人的信誓承諾﹐主角對於「人世間﹐要是有愛﹐要有是夢﹐要是有緣﹐定回來」的信望愛觀念﹐堅定不移﹐擲地有聲。長處於壓力重重的擾攘人群內﹐當父母朋友情人的愛 (或它的表達方式) 漸漸使人窒息的時候﹐找尋自我空間﹐休養生息﹐大口呼吸﹐絕對無可厚非。因為重新投入的時候﹐才更能懂得如何付出﹐如何相愛。


新加坡音樂人 Joshua Wan 的配樂手法圓熟精純﹐絲毫不見香港九十年代流行K歌陳腔濫調的編曲陋習 (即鍵盤﹐drum machine﹐bass 和電結他毫無 chemistry 的附會苟合)。Joshua Wan 以充滿都市霓虹塵囂的色士風來加強氣氛和張力﹐再以幻變隨意的鍵盤步步和應﹐加上鼓聲疾徐有致﹐三種 Jazz 元素交織組合﹐頓時諦造出一個酣暢細膩的音樂空間﹐讓歌手有所啟發﹐也提供了極充裕的發揮餘地。

一如其他樂迷曾經指出﹐SL 演繹每一首歌﹐都愛以層遞漸進的手法﹐務求令每一章段﹐帶來層次不同的情感和效果。到了《躲起來》也不例外﹐開始的主歌部份不管真聲假音﹐SL 都只以喉腔音來表達﹐甚有透支風乾的倦意﹐效果出乎意料地吸引。到了副歌 SL 才開始運氣﹐又因她音高域廣﹐遊刃有餘之處刻意留力﹐到了中段 interlude 過後才加長每句尾音﹐輔以氣聲修飾﹐盡顯歌者的用心演繹﹐豐富的經驗﹐和唱功的多元化。


從歌冊的 credit / copyight 可知﹐Dick Lee 在 《回來愛的身邊》這張專輯﹐ 為憶蓮寫了兩首新歌﹕《躲起來》和《暖暖紅塵》。雖然兩首單曲都不是派台主打的歌曲﹐然而喜歡 SL 音樂的朋友都心照不宣﹐很多時候這些 b-side 歌曲所帶來的驚喜﹐震撼和感觸﹐比派台的單曲往往還要多。其他歌手和監製對於非主打歌有時候抱著濫竽充數的心態﹐因為深知一般樂迷都是衝著派台歌曲而來﹐ 是以避重就輕﹐不會在冷門歌曲上賦予同等的投資或心血。SL 的冷門歌曲不但無須著意考慮主流市場的承接力﹐而且更能充份表現歌手本人的音樂喜好和訴求。一如充滿爵士味道《躲起來》﹐曲詞編唱都是超班水準﹐不必攝製 MV﹐豐富跌宕的音樂元素﹐動人的歌詞和SL如煙縷嬝的歌聲﹐已足夠令樂迷鍾愛一生。

在2007年香港音樂會上﹐我十分贊同來自《回來愛的身邊》專輯的《愛的世界》和《躲起來》應該 back to back 的首尾銜接﹐在自己虛擬的曲目裡﹐甚至不介意將它們合成了medley﹐最重要是SL選唱這兩首愈聽愈耐聽的精品。

根據倫永亮先生指出﹐SL選擇《躲起來》﹐而且於音樂會尾聲部份演唱﹐別有用心。SL素來是一名低調的音樂人﹐除了音樂和慈善工作﹐沒有什麼「娛樂新聞」價值。現在返璞歸真﹐ 極其量只是在超市﹑影音店或餐廳給狗仔隊偷拍一下而已﹐真的乏善可陳。這樣其實算不上「躲起來」﹐只是投入日常生活而已。然而《躲起來》的真正意思﹐還是歌手和樂迷之間多年來心照不宣的盟約。

07 音樂版本的編曲﹐比專輯版Joshua Wan的手法更「爵士」﹐畢竟live session 和錄音室的感覺總不太一樣。加上主歌和副歌的章句徐疾快慢﹐更忠於爵士音樂的格式﹐細聽就更有逸閒寫意的韻味。Dick Lee所作的這首歌﹐旋律轉折甚多﹐副歌部份從假音翻高而下﹐繼而又登峰而上﹐甚考唱功。SL音色無瑕﹐高音低音處如履平地﹐從容不迫﹐像置身於一個親朋滿室的馬丁尼巴裡﹐卓立於grand piano旁﹐演出一場精彩異常即興的jazz﹐距離從未如此接近過。

原刊﹕2007/03/30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