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2011

憶蓮MMXI (上)


﹕2011年九月二十五日 20h45~23h59
﹕紅磡香港體育館

憶蓮MMXI演唱會在樂迷望眼欲穿千呼萬喚下終於狂熱盛放。短短三場演出如劃破長夜的冷電﹐光芒亮眼驚艷。再次脫胎換骨自我革新的SL﹐掃去保留和回頭之路﹐在搖滾部份忘我地狂野﹐在抒情部份真摯地感性﹐靜若處子動如脫兔﹐格外使人目眩神馳。眾口一詞有目共睹的是歌手益臻化境﹑駕馭所有冷門熱門曲目也揮灑自如的卓絕唱功。環顧當今樂壇﹐哪一位歌手具有這樣驚人的魄力﹐又傻得這樣毫不欺場﹐為樂迷帶來兩段合共超過四十分鐘唱跳不停的舞曲而義無反顧面不改容﹖她的音樂不要讓人供奉﹐她的音樂需要和全場樂迷分享﹐相互觸動心靈﹐彼此融為一體。SL從初出道時迷惑羞澀﹑五音不全的小女孩蛻變成一位睥睨天下﹑極於情﹑忠於藝﹑不斷自強突破的歌手﹐就像一場樂壇異數﹐在這次紅館的音樂會留下了解碼的線索。樂迷解讀了多少﹐視乎對歌手認識多少在紅館裡投入了多少。不能客觀分析﹐只能冷暖自知地細味體會。整個人就像在一次動極也靜極的暴風中載浮載沉﹐在兩個自相矛盾的極端中﹐情緒被SL的歌聲牽引飄蹤﹐毫不理智﹐其樂無窮。

  
音樂會的序曲是一段嶄新的旋律﹐由常石磊編寫﹐將SL過往的歌曲如意識流般串連在一起﹐隨著她的清唱營造出飄忽迷幻的氛圍。舞台的圓柱形帷幕升起﹐舞台的穹頂勾劃出著陸地和湖泊的山勢地形﹐湖中更有一只倒浮的輕舟﹐彷彿翻天覆地。一幢灰色圓拱形的後現代建築物也倒懸於舞台的上空﹐像一個了無生機觸目冰冷的廢墟。一具蠕動欲破的蒼白虫蛹自舞台半空被一道鋼絲徐徐吊將下來。所有觀眾引頸以待﹐猜想歌手是否藏身其中。

接二連三其他的虫蛹被鋼絲吊到地上﹐最後舞台中心升起一只虫蛹
隨著令人心脈賁張的鼓聲抽搐擺動孵化出SL和一眾舞蹈藝員。SL身穿一襲貼身迷彩長袖上衣配以長褲﹐長髮束成馬尾﹐頗有後現代的韻味。歌手和緊貼於身後的 舞蹈藝員如影隨形﹐一正一負﹐一陰一陽﹐也帶出了音樂會的第一首歌曲《枯榮》。

《枯榮》是SL的中板新作﹐有別於抒情歌曲或節奏強勁的舞曲﹐這首作品像一次技術示範﹐展示的是SL饒具自信的唱功。除了SL的歌聲﹐最搶耳的莫過於恭碩良精心編寫﹐親手打造的節奏鼓樂。這種混雜new age及部族色彩的節奏﹐讓本來抽離得可以的旋律增添了野性和有機的生命力。身為鼓手的恭碩良全面參與﹐為SL的音樂風格注入了搖滾元素﹐也許令一些比較 喜歡流行和感性曲風的樂迷無法全然投入﹐甚至讓有些人覺得鼓聲在整晚演唱會有點喧賓奪主。然而個人卻認為恭碩良的鼓樂演繹和編排匠心獨運﹐最重要是激發了 SL潛藏的爆發力刺透力﹐引領著歌手一直忘我地燃燒下去直至午夜。不知道是我主觀投入或是區位問題﹐音響方面歌聲和樂聲一直保持了頗為完美的平衡﹐沒有覺察到任何音響失諧的境況。SL和舞者動作緊密﹐其中一些更形態大膽﹐如舞者臥於歌手兩腿之下﹐舞者的臉部極接近歌手的胯間﹐我行我素的風格經年不變。《枯榮》極考唱功﹐歌手把最刁鑽最弔詭的一句﹕「花事哪何敵過一枯一榮」在現場演唱時拿捏得看似從容﹐彷彿彈指可蹴﹐其實卻是一直揣摸領悟﹐拈花微笑的成果。




鑑於《枯榮》是新作﹐也是序幕曲﹐觀眾尚沒有馬上熱身﹐SL毫不吝嗇地送上第一段跳舞組曲。位於紅區和藍區的觀眾率先離座站起﹐隨著節奏起舞。組曲的第一擊是收錄在《回憶總是跳躍的》裡的《心野夜之心歪心斜夜》﹐粉碎了《枯榮》的冷峻﹐歌手獨有的魅惑野性再次重現﹐在配樂的呻吟和蕩笑聲襯托下﹐一剎那把我們引領回曾經一度深深戀上﹑毫無顧慮的曲風﹐把柔弱女子的溫情感性置諸度外。《心野夜之心歪心斜夜》在序段和副歌駁入了《三更夜半》﹐兩首周禮茂填詞的作品前後呼應首尾銜接﹐讓觀眾重拾都市觸覺時代痛快淋漓強勁節奏

SL裝束悄然倏改﹐束著的長髮散開﹐長裙變成熱褲悠然露出一雙玉腿﹐黑色的皮靴彷彿帶點軍旅的英姿颯爽接著的混音版本也是是晚的第一個驚喜。曾在音樂會前泡製虛擬曲目聊以自娛﹐《埃及玫瑰1,000打》 赫然榜上有名。很多人覺得這首作品冷門﹐也不算尚佳的跳舞作品﹐然而2005年《夜色無邊》音樂會演繹過《回家對著你媽媽》早有先例﹐若然《埃及玫瑰》現場不唱﹐我覺得是舞台經驗上的一次悵然若失。《Faces & Places》裡的曲目大都帥氣嚴肅得緊﹐《埃及玫瑰》的本小姐不好惹和擲地有聲﹑over the top的camp﹐可說為專輯生色不少。歌曲中段的唐奕聰的鍵盤獨奏也曾經令我大暈其浪﹐演唱會的編曲則頗忠於EP的混音版。

組曲再下一城﹐響起了從沒有在現場演唱會演繹過的《沒結果之後》。一直對這首Dick Lee的作品情有獨鍾﹐有點回到Donna Summer 年代的Disco曲風﹐也回應了2005年Madonna《Confession on a Dance Floor》的懷舊革命。周禮茂的歌詞緊扣著本是為《野花》專輯而寫、但最後收錄在《回來愛的身邊》的《沒結果》﹐也饒有深意地引用了「破曉」、「倦了」、「歸家 (回家)」、「傷疤 (傷痕)」﹑「怕什麼 (誰怕誰)」的典故。SL現場演繹這首歌﹐便如專輯版本那樣毫無瑕玼﹐體育館內的氣氛繼續澎湃地攀升。

接踵而來的《灰色》更是歌手和音樂總監精心精確編造的安排。這首作品在SL事業上的重要性和 定位﹐不必多言。自2005年《夜色無邊》音樂會上重唱舊調﹐彷彿把歌曲重新注入了新的生命。畢竟現下SL的唱功已遠勝1987年不知凡幾﹐《灰色》的爆炸力被帶上新高點﹐加上經典舞蹈動作重現﹐歌手和樂迷都樂得再次踏上回憶的長巷﹐再瘋魔一次。

組曲的壓軸作品﹐來自《逃離鋼筋森林》專輯﹐倫永亮作曲編曲的《》﹗這首以不倫之戀作為題材的作品﹐極具爭議﹐林振強大好住家男人﹐然而筆下屢出偏鋒﹐可說鬼才。還記得當年穿牛仔服束的伴舞男藝員、雷朋太陽鏡、泰山的原始呼喚
和「離不起﹐留不低﹐如火中的一個草原」的舞蹈動作嗎﹖二十一年後﹐歌曲鋒芒不減。舞台上以《燒》來結束第一段組曲﹐可說恰到好處。


退席更衣後﹐結他手演奏一段過場音樂﹐浮起了「我空虛我寂寞」的流聲﹐接而搖滾音樂大作。SL換上了白色露膊貼身衣和閃亮的長穗背心﹐配以亮著烏光的黑皮革褲子﹐一副搖滾陣容蓄勢待發。SL曾笑嘲自己這一身裝束掛著很多「朱耳盛」(假飾物)。出乎意料之外﹐第一首的搖滾之作﹐竟然是《放蹤》年代的《心碎巷》。老實說1985年《心碎巷》派台的時候有點抗拒﹐迷失少女的無病呻吟和流行搖滾的曲風﹐兩者於我而言毫不過電。這夜《心碎巷》竟以不抱歉的態度重新演繹﹐我卻覺得是一場頗具震撼力的演出﹐也讓我們這群徘徊於不惑之年的樂迷盡情地搖滾一下﹐一起高唱「失去你﹗失去你﹗走到哪處都見心碎巷﹗」。也許從1985年後接觸過的音樂稍微廣泛了﹐也在北美參加過搖滾音樂會﹐是次SL的搖滾演出也只是略具意思而已﹐沒有放縱地搖滾狂野。

另一首搖滾的「驚喜」便是《愛的廢墟》。這首作品收錄在《憶蓮》專輯之內﹐以前例必跳過不聽﹐誠然覺得專輯版本的演繹低音不夠低副歌部份有點勉強﹐而且是搖滾曲風﹐一點都不感冒。後來聽耳機﹐《愛的廢墟》在shuffle的情況下蹦了出來﹐在運動室裡聽著聽著漸漸從抗拒到了接受。是次重唱﹐聽得到高音低音部份SL手到拿來﹐副歌部份的刺透力和張力﹐更非當年《憶蓮》時代的演繹可比。


唱畢兩首出道初期略帶搖滾風味的作品﹐接著SL竟獨唱了《冬季來的女人》。這首本是合唱的作品收錄在1989年王傑首張粵語專輯《故事的角色》內﹐原名《溫柔的你》﹐改編自他和葉歡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 這次演唱會版本的編曲少了hip hop風格﹐完完全全地搖滾﹐還有觀眾握手位置匪夷所思﹐還是聽得人擊節叫好。

最後一場﹐SL加插了搖滾版的《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這個版本在2008年巡迴演唱會已出現過﹐然而觀眾站立唱和﹐重溫SL這首處女國語單曲﹐歲月輝煌。

演繹恭碩良的《月球人》彷彿把
火紅的現場氣氛投到冰冷的水裡﹐接著蒸氣漫天飛騰。SL先演唱國語版第二段接以粵語版﹐個人比較喜歡粵語版部份多一點﹐也許SL的感情投入接軌﹐配樂方面也滲入了弦樂﹐搖滾得比較磅礡大氣。也喜歡結尾的鋼琴﹐餘韻不斷﹐如仰首蒼白的月球。演唱會到了這裡SL才跟觀眾說話﹐也介紹了恭碩良。


SL嘗試和全場的觀眾玩人浪﹐然而效果不太理想。還是要Jun 親自出馬﹐指揮著人浪從紅館一端此起彼伏到另一端﹐互動情緒高昂。Jun 對SL狀態之勇極為推崇﹐也大讚她漂亮﹐毫不避嫌。二人繼而合作了一首充滿藍調的《下雨天》﹐藍藍的燈火灑落他們身上﹐二人偶爾背貼著背地演唱﹐應合了「深宵雨裡陌路徘徊﹐孤單的心開著舞會」的情懷﹐也是這首歌曲迄今我最喜歡的一個版本。

(待續)

2 comments:

東尼 said...

很喜歡讀你這些很詳細的文字記錄
謝謝你的分享

best actor said...

東尼:

謝謝﹐多多指教﹗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